首页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
第9章 重生
 

 说道这里,管家不得不赶紧给人澄清一下:"上次打少爷的事情,实在是小少爷骂的太难听了,他骂小姐是卖给…卖给他爸爸的‮子婊‬。"

 声音渐渐地了下去。

 那年轻男人的手紧紧抓着沿,如果单是小少爷,他想,这会早被扭成麻花生活剥了!

 "就知道那小子是个倒霉东西。"

 男人声音很低,头发垂下来,挡着眼睛,管家看不清他的表情。

 "温小姐每次和先生吵完架都会在卧室里伤心半天,最后出来的时候又是一副温柔笑脸,可是我知道,那丫头,她疼啊。"

 管家摇头,无限感伤。

 "我本来不知道小姐产,可小姐那短时间身子极其虚弱,总会被看出端倪的,我一个下人也不好多什么嘴,只能不断的给小姐补身子,可是那几,先生刚好和个小明星好了,天天带着脂粉味儿回来,每次你一走,小姐就抱着马桶吐的天翻地覆。"

 "小姐喜欢看肥皂剧,喜欢吃荔枝,跟了先生那会儿老是惆怅的说,她想当演员来着,可是她知道先生不喜欢自己抛头面,就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小姐闻着栗子过敏,但少爷喜欢吃,就总是一个个剥给他吃,最后总是弄的自己满身红疹子。那会先生嫌小姐样子不好看,很少来看小姐的。"

 原来。他不知道的,有这么多。

 他坐在那里,听着管家絮絮叨叨的说着温良的大事小事,直到月上柳梢,直到繁星满天,再到天际彩霞翩飞。

 原来,他身边一直都有一块无暇美玉。

 只是他盲眼心瞎,看也不到。

 温良。

 等我找到你。

 把你的梦想,你的爱情,你遗失的岁月,统统给你。

 你想当演员,我就让你做全世界最受人的演员。

 你爱我,我给你全世界最让人羡慕的爱。

 江景深闭着眼睛笑,闭上的眼睛里,是当年初见时候,那个女子,明媚柔软的笑。

 软到心田里。

 而此时的江景深并没有仔细去想过,凭着郑翎手眼通天的本事,怎么可能找不到一个怀孕的女子。

 或许就是他自己,也下意识的去忽略那些蛛丝马迹,深怕牵扯出更为毁天灭地的伤痛来。

 他也不知道,郑翎在那天离开他之后,便一路驱车,来到了郊区的墓园中。

 墓园深处,埋葬着的都是一个个死去的,年轻的灵魂。他们安然接受了上帝的洗礼,从此远离了世俗的嗔痴爱恨。

 他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轻轻将一束白菊,放在了一块墓碑前。

 照片上的女孩笑靥如花。

 温良之墓。

 郑翎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

 那是在接到江景深的电话,开始找人的第二个周末。

 他正在酒吧里和几个美丽的小姐调笑,手机突然响起来。对方是他派去找人的私人侦探。那人的声音低沉而略带同情之意:"郑公子,人找到了,只是,一尸两命。"

 两耳嗡嗡作响,他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所有人都听到了他郑公子艰难而干涩的发音:"你…再说一遍…"

 "不是真的,对不对…"

 对方的回答却迟疑而坚定:"…抱歉。"

 他听见自己脑袋嗡的炸掉的声音。他知道自己几乎是赤红着双眼推开了身边的女子,疯了一般发动着车子,双手却颤抖的连钥匙都不进孔中。

 温良。

 怎么会死!

 他想过太多可能,或许是永远也找不到,或许是找到了那个善良柔软的女子,多说几句好话,自己的兄弟就能得尝所愿了,却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决绝而残酷的永别!

 温良,怎么能死。

 这样江景深。

 江景深要怎么办。脑海里时而是温良怯懦安静的脸颊,时而是自家兄弟痛不生的眼神,他只觉全身冰凉,一路不知闯了多少红灯才到了医院,私人侦探早已等候多时。

 法医平静的看着身后的两人,轻轻摇头:"是被人杀害的。一致命。但是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可见生前是被绑架打过。全身软组织骨折不下十处,背上有二级烧伤,腹中的孩子早就成了一个死胎。"

 郑翎被生前这两个字刺痛了神经,他扬眉冷笑:"她那子,从未曾做过对不起谁的事情,怎么会…"

 突然之间,闭口不言。

 是江景深的仇家呢?

 法医也不理会他,自顾自的说着:"人是在死后被扔到护城河里的,两天之后才被附近民众发现,送到这里来的,由于没有可证明身份的书面证据,又一直无人认领,就停放在这里,直到这位先生说来试试看是不是他要找的人…"医生指了指旁边的侦探。

 郑翎艰难的迈着步伐,一步一步,在寂静的停尸间里只有那沉重的声音响起,肃穆的悲伤凝聚在空气里…他终于伸出了手。

 白布掀起。

 那张苍白而温软的脸颊出现在他面前,撞得他一阵头晕眼花。

 即便是死亡,依然没有玷污了她的干净。她睡在那里,一如安静的白莲,好似终于寻到了归宿,便不再理会了红尘的一切肮脏。

 只是那身体是那么伤痕累累。

 温良啊温良。

 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和你一起走掉的母亲,又去哪里了?

 你倒是去了。

 你让我,怎么向他代?

 心思百转间,郑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轻轻吻了吻女孩早已冰凉的额头,盖上了白布,悲伤不见,只剩了一股冷冽的寒凉。

 今天的事情,谁都不准说出去。

 是的,谁都不准说出去。

 是他将温良的尸体悄悄带出来,葬在了城外的园中。

 他轻轻的朝照片上的女孩说:"温良,原谅我,不能替你报仇。"

 他的发丝被风轻轻扬起,他的神情恍若琉璃般破碎。

 "你的仇人,我查出来了,可是我不能动。"  m.zZmmXs.Com
上章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