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
第11章 噩梦
 

 "导演想见见本人,你不介意吧?那个位林导是位新晋导演,在我没有摸清楚他的底细之前,可别给我耍大牌。你知道,你现在连新人都不如,人家是从头开始,你却是从地狱十八层往上爬…把自己的姿态要懂得放低点儿,好吗?"

 其实,连文慧带了顾云岚整整四年,还从没说过这种话,在她的认知里,自家明星越傲气才越有范儿,只是这次,顾云岚把自己毁灭的太彻底,如今那位金主翻脸不认人,那狠劲是要往死里面整她了,凭她一介小小经纪人,再有本事,再有人脉,也抵不过人家一句话的事情。她知道林导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小顾是有用意的。毕竟他只是个新人导演,去年才刚火了一部片子,需要一个话题人物来炒作,不管多臭,只要最后片子成功知名就算达到目的了,二来可能预算有限,请不起大腕儿,至于忽视了那人的封杀,要么就是那林导也个扮猪吃老虎的人物,要么就是纯粹的挑战强权的电影疯子。

 她以为小顾看见这份合约会撕掉,甚至已经做好了再去复印一份的准备。

 谁料到面的是这样一张如水笑脸。

 不觉再次感叹。你要是以前也是这样的子,怎么会把自己,弄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呢?

 温良就在这种情况之下遇见了林白羽。当时的她并不知道这部片子会带给她,甚至是林白羽的人生,何样的惊喜和感动,何样的惊心和动魄。岁月像朵两生花,各表一枝,我们不知向,只能安静看老。

 那是开拍前剧组中所有主要演员的初见会。

 地点在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私家饭店里,一路小径余香,雅致如画。

 温良想,这位导演不是什么大腕儿,却是个活的精致的人,不想那个人,从来都…

 想到那个名字…

 心脏处早已习惯了痛不生,为何,为何,却依然无法呼吸?

 江景深。

 是她的蛊。

 是她穷其一生也难以堪破的障。老天啊,她温良不求别的,只求这一世,同那个人,毫无瓜葛。

 连姐穿着一身合体的黑色套装,哒哒走在她身旁,突然停下来,惊愕的看着她的脸颊,喃喃道:"小顾…"

 温良抬头,却望进了她讶然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一张,泪满面的脸。

 一个声音从背后却传来:"怎么,顾大影后看来是不想来我们这桩小庙就直说,别在这儿来破坏大家的气氛!"

 她转过身子,却见一个皮肤黝黑,长相俊美的年轻人正摘掉墨镜,一双凤眼里面闪烁着轻蔑而恼怒的寒光。

 他头比一般人要小,身材却格外高大修长,是人类对于人体的标准审美。然而此刻就像一团高大的黑影,掩在温良头顶上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凌厉的像刀子,她感到被他注视的脸颊火辣辣的疼!

 连文慧见情况不对,连忙上前缓和气氛:"不好意思啊,林导,我们云岚是想起以前的事情,绝对和你无关。其他人呢。都没有来么?"她忙着转移话题,却更没有见到林白羽微微皱起的眉头。

 "林导…我知道也许自己的形象糟糕透了,但是请相信我,我是抱着十二万分的诚意来和你见面的。请相信我。"

 "顾云岚,我不管你以前七八糟的什么事情,但我告诉你,冲着你这张脸我才要的你,只要进了这个剧组,就别把你以前的模样摆出来,其他演员都是新人,经不住您欺负!"

 七八糟的事情…

 顾云岚,你看看,你痴心一片的爱恋,在旁人眼中是什么?

 温良垂首,像在问她,又像在问自己,终于抬眼,敛去了一片灰暗的白:"呐,我知道的。"

 温良一直都是个很温柔的女子,也很怯懦,自己的伤口不敢给别人看,深深藏着,也许藏到天荒地老也没有人知道,然而那伤口却在时有时无的毁灭着她的精神,除非有人强势将伤口和它的种子一起挖出来…那个人,是谁呢?

 林白羽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孩内心已经感到了常人思维所难以理解的地步,话音落后,便自己进去了包厢里,点燃了一支香烟,由于没开灯,只看见一条修长的影子,和那香烟,一闪一闪的火花。

 却也是个,喜欢寂寞的人呢。

 演员们陆陆续续的到来,而他们仿佛个个都与林白羽关系甚密,酒过三巡,相谈甚。只有她和连文慧坐在角落里,仿若是个格格不入的世界。

 林白羽却是一直在看着手表,颇不耐烦的问着旁边的人:"江洛儿怎么没来?"

 江洛儿…

 温良的身体微不可闻的颤抖起来,仿佛全身都置身冰窟,她颤抖着双,艰难的对着林白羽吐出几个字:"江洛儿…怎么会在这儿?"

 林白羽却是奇怪的撇了她一眼:"顾云岚,你没看剧本么?洛儿是女一号。"

 倒是让他说对了,还真没看剧本呢。

 她不会忘记,那场噩梦。

 由江洛儿主导的,因江景深而生的那场噩梦。江洛儿,不是应该坐牢吗?她杀了人!为什么还会在这里!她不信江景深能包庇她到这种地步!不,不会的…江景深不会这么对她…一定是另外一个人,同名同姓的人…

 而这时…一个女子推开了包厢的门,娉娉婷婷的提着限量版的包包走来,细长的乌发披散在肩膀上,衬着黑眸白肤红,分外的精致和漂亮,和记忆中那张因为嫉妒而扭曲的容颜简直无法相比。

 林白羽朝她挥手示意:"江洛儿,第一次拍戏你就敢迟到,看我不让你表哥剥了你!"

 江洛儿上带着微暖的笑意,眼波转间带着格外娇美的纯真:"表哥才不舍得剥我呢。倒是你你得担心自己,把大院里的一帮玩伴儿都拉出来当戏子,小心古伯伯宰了你!"

 "那有什么!林哥有事情,咱做兄弟的自然得支持下,再说这不是没拍过戏么,今儿也过把瘾头。"一个年轻俊美的男演员爽快的开口道:"我先干为敬!祝我们林哥的新电影收视长虹!"  M.ZzmMxS.cOM
上章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