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
第15章 许诺(1)
 

 "小顾,有些话我怕是没说过,你别看这部电影那几个主演都是新人,但是你一个也惹不得,千万要记着,懂?"

 "要不要?"温良怀疑的看着摄影棚里正在拍照的其他人。

 却见连姐指着那个吊儿郎当靠在助理搬来的椅子上,顶着一张柔漂亮的脸蛋对着美女猛吹口哨的年轻人,道:"那个秦路是男三号,有钱人家养出的公子哥,是个胚,要是不慎被他占了便宜…"

 "扁他?"温良理所当然的问。

 "忍字头上一把刀。"

 "还有那个,正在拍定妆照的。"温良顺着话音望去,见那个一身运动装,长相阳光的大帅哥正对着休息时的镜头龇牙咧嘴。

 "那个郑杨是郑翎的弟弟,男一号。为人很简单很好相处的。你只要在他面前多夸两句他哥哥,立刻就把你当亲人了。"

 "郑翎…"温良想起记忆中那张时刻眯着大眼睛算计别人的脸,不觉噗嗤的笑出声来。

 看来郑家兄弟两个,都是好人呢。

 "那个长得像芭比娃娃的女的,是这里你最得罪不来的,相信我,这些人的背景很深,我不告诉你是为你好,至少这样你才能和他们平等相处下去。"

 温良想,此刻的若是顾云岚怕是就蒙混过去了,可是却不是,有两个人呢。知知底的人。就凭那两位的家世,她不动脑子也该猜到其他人了。

 林白羽一直到大家都定完妆之后才开着他那辆捷克摇摇晃晃的出现。

 下车后第一眼却是瞄向了温良。眼眸里霎时间涌动着惊讶而欣喜的火焰!

 "我就知道得用这女人的脸!"

 他大步隔着众人迈到温良身边,双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目光游移在她的全身,突然紧紧的抱住了她:"这才是我心目中的拉达!"

 林白羽这部电影叫《90度梦想》,走的是青春励志风,讲述一群刚从美院毕业,怀揣着绘画梦想的年轻人,在遭受到现实沉重打击后决心去北方草原采风的故事,而拉达虽然不是主角,但是却和秦路饰演的白望在大草原上一见钟情,她是带领这几个年轻人走出惘的决定因素,同时也随着这片草原在风暴中的毁灭而死亡,留给年轻人们对创作的深思和对人生的重新定位。

 所以不难想象他对于拉达这一角色的重视程度。

 好不容易才从林白羽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却对上了周围各目光,温良这个上辈子的良家妇女瞬间红了脸蛋儿。

 那始作俑者却挑挑眉毛,一副抱就抱了,我是导演,你奈我何的欠揍表情。

 第一场拍的是白望和拉达在一片梅林中的相遇,本来拉达这一角色大概在播映二十多分钟才会出现,偏偏林白羽说现在灵感上来了,不拍太可惜,于是就造成了之后发生的事情。

 温良穿着草原姑娘们常见的服饰,头上还带着一顶暗灰色的小毡帽,骨子里的柔软和安静融合了顾云岚美丽的面貌,婷婷立于梅花树下,宛如花中的仙子一般,秦路背着画架,穿着破旧的牛仔,恍若痴一般的渐渐朝她走近。

 不得不说秦路实在漂亮的紧,尤其又是在这样漫天的花雨中,就连见惯了江景深美的温良,都一瞬间看直了眼睛。

 "卡!顾云岚,你演的不是花痴!"

 "卡!妈的,我让你和他来电你懂不懂?"

 "卡!你能不能高贵点!"

 温良泪奔,想问导演,你让我怎么和他高贵的来电!

 林白羽摸了摸下巴,最后指了指秦路:"你带她下去找找感觉,至少多熟悉一下,我们先开始拍其他的,两个小时后回来。"

 "靠,林哥,到底谁才是专业演员!"

 秦路连连靠了两声,却没见他有一分不乐意的意思,扯了还在惊愕状态中的温良就走。"你放开我!"温良直到被他把人扯了老远才终于挣脱了开。

 "痛了?"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戏谑的抬头看她。

 目光汇的刹那,她下意识的挪开了眼。

 "还好。"温良摇了摇头。

 下巴却被秦路托住了,迫使她看着他,一双眼睛黑亮的像钻石,白净的脸颊因为刚刚的走动而略泛着红晕,这样的子…温良想,活生生糟蹋了一副好相貌。

 "听说顾大影后不但貌美绝伦,且来者不拒,是不是真的啊?"

 "不…"

 还没说出口,他手下使力,竟然钳制的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不觉双手胡乱踢打着已经不知在何时早已在她身上的男人,双因为缺氧而微微张着,动弹不得。

 "啧啧,果然是我见尤怜的模样呢。"

 "林哥让我带你下来找感觉,感觉可都是做出来的!"

 温良险些气晕过去!

 这种话,用这种语气说出来,还在这种场合下,谁都知道这家伙居心不良了!

 温良真想将这个登徒子一巴掌扇在太平洋,可是没这个力气,也没这个机会…

 因为秦路突然朝她凑了过来,然后…然后被吻了!

 "宝贝儿,怎么了?"身上的男人齿纠在她的舌上,含糊不清的问,一双眼瞳里燃烧着炽热的情火。温良被他双手抵在墙壁上,连腿都被他的膝盖顶的动弹不得,心下盈满了浓浓的绝望和无助。

 就算,就算是江景深,也不会这么不顾她的意愿对待她…

 狠狠的,对着秦路仍然在攻城略地的舌咬了下去,秦路火大的抬起头,却被那一瞬间身下女子的神情给震住了。

 那双润的眼睛里,不复往日的干净,有的只是一片被玷污的屈辱和破釜沉舟的决绝!他万分相信,要是他再有什么动作,结局一定是两败俱伤。笑话,他风归风,但还不至于情愿做牡丹花下的鬼。最毒妇人心,被这么个漂亮小妞记恨下了,那可不是件好受的事情。

 尴尬的咳嗽两声,他借此来掩饰自己倍增的玉望:"开个玩笑么,你有意思没,搞得像被强了一样。"  m.zZMmXs.Com
上章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