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
第19章 送礼物(2)
 

 这个女人,简直欠教训!

 他虽然不了解她,但最起码知道,女人,是最经不起几近乎威胁的怒的。

 果然,那漂亮的大眼里闪过恼羞成怒的情绪,纵然反抗,却敌不过男人强悍的力量,手腕被翻转了过来抵在墙头:"这么美丽的手,要是折断了怎么样?"

 男人轻轻摇着头,残忍的笑着握紧了手掌。

 "这是那一巴掌的代价。"

 手腕处剧烈的疼痛瞬间刺穿神经,那支离破碎的疼让她光洁的额头上辍出颗颗细密的汗珠。

 温良怎么也想不透。

 为什么,在外人眼里的江景深,会是这副模样!

 虽然,虽然,在以前就知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只要他大声说话,她就吓的像只虾米一样缩回了窝里。

 可是他对她始终是好的!除了外面隔三差五的情人以及偶尔爆发的怒气…过去吃得苦受的伤,她知道自己都是自找的,谁让她把心留给了这样一个男人?

 抛却这些不谈,他对她这个‮妇情‬,确实是极好的。

 所以当时的她理所当然的以为,江景深虽然坏,但是哪里坏到了骨子里?有时候也是很可爱的。如今方才知道,他的本,他在外人面前的模样,竟然这般狠辣!

 她,可是他前一秒还想要做情人的人呢。

 他放开她的手,任由她虚软无力的摊到在地。

 他回去继续坐在了方才的位置,不甚优雅的拍拍手道:"好了,我们可以继续方才的话题了。你究竟跟,是不跟我?"

 温良已经没有力气拿眼睛瞪他了。

 那人却是看了看手中的表:"真是麻烦,待会还有个会议要开。"

 江景深做任何事情都是有计划有目标的,他的原则是在计划之内一击即中。他本来只是打算用半个小时的时间直接把这个势力的女人给收服了,然后回去开会的,哪里知道这女人这么难搞,完全超出了他的考虑范围。

 温良摇头。

 男人却是角划过了一抹不知深意的弧度:"也没关系,反正很快你仍然会是我的女人。"

 他手扶起在地上的温良,手甚至拢了拢她的发丝:"看着模样儿,不知道的人以为你被人强了。"

 "你…你去死!"

 回答她的只有年轻男人拔的背影。战战兢兢的过了几天,温良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这才一口气轻轻松松的吐了出来。

 她不知道江景深意何为,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带走江维诺,但终有一种喜忧参半的心思。

 江景深的为人她知道,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但是她想,好在诺诺在她身边,那男人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的。小心她把他干的好事都告诉他儿子,看他有什么形象。

 当然温良不知道,江公子在他儿子眼里早就没形象了。

 这天中午,温良替江维诺做好午饭后照旧亲亲他的额头:"宝贝,阿姨去拍片儿了,你好好在家呆着,别走。"

 江维诺看着面前那张笑的和温良一样灿烂的容颜,情不自的伸手摸了摸,在温良诧异的眼眸里,轻轻亲了一下:"呐,我知道你名声不好,但看在你这么像我的温良,就不和你计较了。在外边要好好保护自己,知道不?"

 温良的眼泪被她狠狠了回去。"恩恩,知道了。那阿姨走咯。"{

 她猜想这孩子以为自己失踪了,估计是大人怕孩子受不住打击才这么说造成的结果。

 这孩子,她养大的,才没有江家那伙人一个比一个的凉薄。

 当然她忽略了一件事,江维诺的长情,也只是对温良而已,如今的顾云岚要不是除了长相之外与温良有许多酷似之处,是不会心甘心愿的留在她身边的。

 刚拍完一场戏的温良接到了郑发的短信。

 说是约她在丽景吃顿饭…今天这场戏拍的主要是她和秦路的,所以基本上其他几个演员就解放了。根本就没来片场。

 "怎么了?"秦路见她一个人冲着手机发笑,好奇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郑杨说要请我吃饭呢。"

 自从那件事情后秦路对她的态度好了很多,她也不是爱记恨的人,既然对方真心道歉,她就欣然接受了,她还记得当时她接受道歉时候秦路吃惊到略显得白痴的表情…"靠,传言没说顾影后还是个大肚婆啊。"

 大肚能容。

 当时那副模样简直可爱到爆。两个人讲和之后发现相互都有很多共同语言,所以一来二去竟然关系也很不错。

 "别心萌动了吧,郑杨在追求江洛儿,你没戏。"秦路漂亮的脸蛋儿戏谑的冲着她出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

 "去,说什么呢。郑杨请客,当然得让这只铁公好好出点力了。"

 说到小气这点非郑杨莫属,完完全全遗传到了他哥哥吃人不吐骨头的特征。

 看了看时间要到点了,温良好笑的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你去吧,我走了。"

 她转身时,听见秦路的嘱咐声:"路上小心。"

 不觉心中一暖,回头冲他宛然一笑:"必须的,知道了,你也是。"

 秦路看着温良窈窕的背影,目光痴了几分,却很快消失不见。

 温良按照约定的时间去了饭店时候,只有郑杨一个人。

 年轻阳光的大帅哥坐在包房里一脸单纯的笑容:"岚姐你来啦。"

 "呐,你请我吃饭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郑杨的眼光虚了一下,却还是坚定的道:"我只是想感谢一下你对我的照顾么。"

 "我去,就为这个,能让你这只铁公在这么好的大饭店里包房?"

 "又不是我的钱…"

 "你说什么?"温良回头看了看郑杨,刚刚她只是开玩笑而已,一边问一边眼睛就游移在了高层建筑下方闪耀人的夜景里面了。

 "没有,我没说什么,岚姐,咱开两瓶酒助助兴。"

 说着,郑杨拿起子开了两瓶高级红酒置于高脚杯中,瞬间芳香四溢开来。  m.ZzmMxs.cOM
上章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