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
第23章 风暴(2)
 

 那孩子果然惊讶的抬起了头:"怎么可能!"

 温良摇头低叹:"你不是要真相吗?怎么说出来了你又不信?真正的温良死了,最后灵魂宠生在了顾云岚的身上。我也很想念以前那张脸讷,可是,再也见不到了…再也…见不到了…"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简直要低进了尘土里面去。

 他几乎听到了她灵魂的哭泣声。

 他握住了她的手,突然问:"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死掉!"温良,你说的,我都信。

 温良闭着眼,那血腥的一夜就在眼前一般,她瑟缩了一下身子。"诺诺,温良要报仇,找当初那个伤害温良的女人报仇,所以,你当一切不知道好吗?我知道你长大了,有自己的判决能力,但这一切,你不要手,留在顾云岚身边,乖乖等到你爸爸来找你,行吗?"

 "不行!我要告诉爸爸!"那孩子忽而一甩手,就去找手机。

 爸爸会很开心的,温良…

 "不要告诉他!"

 温良几乎要咆哮着阻止了他!

 "为什么呢?"那孩子似乎被吓了一跳,仰脸看她。"你说啊,为甚么呢?"

 "你说啊,为什么呢?"

 声音越来越大,仿佛到了此刻,才把自己离家出走,被期满哄骗的怒气给真正的发了出来!

 温良头脑被他整的发晕,也开始口不择言起来:"因为你爸爸就是帮凶!他知道温良死了,为了保护那个女人却不肯替温良报仇!"

 "温良死的有多惨你知道吗,满身都是伤口,肚子里的小孩被人活活打到产,身体在冰凉的河水里泡了两天…"

 她看着那孩子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忽然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

 天哪。她怎么可以和孩子说这些!

 她惊慌的扑过去抱着江维诺的脑袋,双手紧紧捂着那孩子的耳朵,仿佛在催眠他,又像催眠自己:"诺诺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

 "乖,我们去睡一觉。"

 她拉着诺诺往卧室中走。

 一场精神折磨将两个人皆弄的疲累不堪。

 然而那孩子忽然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

 "温良!是诺诺的错!害你吃了那么多苦!诺诺替你报仇!诺诺对不起你!"

 这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孩子,本来就有自己的是非观念,更何况是这种家族环境下成长的孩子…他爱温良,对朋友,对母亲的爱。

 他已经懂得了要保护自己珍惜的,他甚至懂得不择手段。

 温良拍着他的脑袋着急得只掉眼泪:"乖孩子,今天这只是场梦,到明天,睡一觉就都忘记了,我是顾云岚,刚刚都和你瞎扯呢,不许想。"

 那孩子点点头,擦干了眼角的泪珠。

 温良将人拉进卧室里,替他掖好被角,吻吻他的脸蛋,而后拉上窗帘,转身离开。

 被窝里的男孩一双眼睛睁开来,凝望着女子窈窕的背影,攥紧了自己的手心。

 事情就这么蒙混过去了。

 温良想。大概吧,毕竟之后诺诺在没有提过温良的事情,在外人眼里依然叫她小顾阿姨。

 只是每次叫她时候那眼神里的讽刺让她如坐针毡。

 靠,她知道自己鸠占鹊巢了,那也不至于天天提醒吧。

 之后又是忙碌的拍戏生涯。她觉的她几乎要忘记了那些前尘往事了。她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解和快意,她终于,真正的在那一次彻底的伤害后放下了所有的梦靥。

 自从那次和林白羽有了一丁点小小的暧昧之后,她忽而发现林导在片场几乎很少管她,也不怎么骂她了,见了她比兔子还跑的快,不是找副导顶班就是干脆直接走人。

 不过这次却大刺刺的站在她身边:"呐,顾云岚,剧组要去西北拍最后一场重头戏,你收拾收拾,明天出发。"

 她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却见他一巴掌拍在她肩膀上,语带威胁:"明天那场戏,你要是给我演砸了,你也就别在演艺圈混了!"

 "知道啦,知道啦,林导。"她连眼睛都是笑眯眯的,冬日的暖在她背后开出了一大朵的嫣红。那一瞬间,仿佛真的,她就是草原上那个名字叫拉达的女子,娉娉婷婷的立着,恍惚有成群牛羊在绿草之上,安静祥和的生活着。

 他伸手,想摸一下她的脸。

 却还是缩了回去,着她诧异的目光,冷笑:"看什么看,赶紧买机票去!"

 小气鬼!

 哪有导演让自己的演员自己去买机票!

 吐吐舌头,却还是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一回家就整理了一大堆的东西,而后和江维诺来了场生死决别:江维诺:"我要去!"

 温良:"宝贝,不能带你。"

 江维诺:"大爷的,是不是那个黑导演的命令?"

 温良:"小孩子要懂得尊敬…"

 江维诺:"呜呜…不要走…"

 温良:"呜呜…我也不想走…"

 最后还是温良千方百计的保证说会在七天之内赶回来那死心眼儿的孩子才放了手。

 没有人知道温良一直都对于外有一种超乎常人的渴望。她的父亲是大学教授,曾经的研究方向就是西北地区的考古。

 那里不只有外的大漠景观,还有埋藏在地下的,沉郁千年的辉煌而凝重的历史。

 这一切对于从小生长于江南水乡的她无异于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的。

 所以,当一行人从飞机上下来,一路赶到了拍摄地点,最激动的就数温良了。

 江洛儿挑着眉冷笑:"土包子,没见过世面!"

 温良已经不想和她说一句话了,反倒是郑扬拉了拉江洛儿的胳膊:"洛儿,你过分了。"

 江洛儿柳叶眉一瞪,最后不知道嘟囔了两句什么,被郑扬扯着胳膊拉开了。

 "各组准备,休息好了就该拍戏了。"

 林白羽拍拍手,将手中的皮手套啪的扔在了沙子地里,着肆的沙尘喊道,似乎对于目前阴沉的天气很是满意。  m.zZMmXs.Com
上章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