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
第24章 沙尘
 

 众人在忙碌中拍完了一场戏。

 已经将近傍晚。

 天际忽而阴暗下来,路边的黄沙开始悉悉索索的伴着少见的苇草舞动起来。

 然而大家正在为了将要完工的电影开始玩闹,没有人注意到这些微末的变化。

 接下来要开拍的最后一幕是拉达在一次风暴中丧生。

 林白羽清楚这最后一幕的重要,拉达为了救回秦路饰演的白望而死亡,这才留给了几个少年少女以对于生命的沉思,之后才能得出更为深刻的电影主题,当然,从中读出什么,那是观众的事情。

 他有信心,这部电影一定能够火!

 可惜演员们不争气,领导气的直骂天。

 "要迅速的站起来!这时候你靠得是本能反应!"

 "眼神要惊慌!你们想象一下自己作为一个初次毕业满怀梦想的年轻人遇到灾难时的样子!"

 演员们被林导折磨的快疯了。

 江洛儿最先不干了。

 "林导,你这拍的不是电影,你以为观众乐意看到演员们这么狼狈的姿态吗?"

 林白羽是真的怒了:"你他妈不拍了爱滚哪里滚哪里去,别挡着屏幕!"

 江洛儿此刻的造型是万分狼狈的那种,她乍然这么一生气颇有几分吓人的感觉,再没有了本来洋娃娃一样的粉感觉了。

 眼看两个人要吵了起来,秦路和温良拉着林白羽生怕他一巴掌朝着江洛儿脸蛋上招呼过去,郑扬和另一个女演员拉着江洛儿,形势简直一团混乱。

 这时候有人喊了声:"不好,沙尘暴真的来了!"

 江洛儿最先骂了一句:"没事情别瞎折腾!"

 话音刚落,却瞄见了林白羽角上一抹分明是期待已久的笑容!

 登时明白过来,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声:"疯子!"

 江洛儿其实聪明,单单就一抹笑容,就能明白过来林白羽这厮打着什么主意了!林白羽早就知道沙尘暴会来,甚至可以说,他专为了这次风暴而来!他甚至没有跟剧组所有演员说,为的,就是拍摄出最真实的效果。

 当然气象台的预测并不是每次都那么准确,所以他也做好了白来一次的准备,才那么卖力的教演员们动作和神态。

 他抬头看向天空,比起方才更是暗了许多,西方的天空飘来万丈高的黄土。刹那间,眼前的大漠风光被黄沙淹盖,傍晚的余辉也看不见,扑面而来的大风简直要将人连同周围少得可怜的白杨枯木连拔起。

 太过真实而咄咄人的灾难直面而来。

 几个胆小的演员甚至已经开始哭泣起来,副导演和几个编剧连忙忙着疏散人群,就在剧组所有人成一片时候,林白羽却突然朝着对面喊道:"顾云岚和秦路过来,其他人撤退!"

 温良简直要被着这从未见过的沙尘晃了眼睛。秦路一把扯过了她,将人拉在身边,向着林白羽的方向行去,由于逆着风向,就连走起路来都万分艰难。

 人群攒动着,风沙已然狰狞咆哮着近。

 当二人和林白羽会合的同时,其他人已经悉数进入了摄制组的车里,副导演朝着林白羽做了一个OK的手势,而后两辆车子在狂沙中顺着风向驰去,留下了一地狼籍的摄制装备。

 而温良此刻惊讶的发现了林白羽一张俊美的脸上绽放出无比激动的神色来。他推了推依然有些不知所措的秦路:"你现在进去,准备发动车子。"

 他指着剩余的另外一辆车…他自己开来的捷克。

 "那…你呢?"

 风沙越来越大,明明靠的那么近,温良的喊声还是差点湮没在了大自然怒号的声音里。

 "我去取摄影器材,待会儿我一说结束,我们就往车里跑,秦路就开着车往相反风向走,明白吗?"

 林白羽的声音很大,语速也足够快,秦路听的一清二楚,却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

 "林哥,你疯了吗?这么大的风沙,你在外边足够被这些黄沙给埋掉!你怎么能让小顾在这种环境下拍戏!"

 秦路漂亮的脸蛋不复平里的戏谑,他紧紧揪着林白羽的衣领,原本梳理的整齐的小碎发糟糟的堆在头顶,双眸盈溢着无比坚定的神色,他死死指着面前的两个人:"你们,不许去!"

 咚的一声,他的脸颊上便挨了林白羽狠狠的一拳,连人都差点被着风揍翻掉。

 "你不明白!这才是真正的力量!"

 "这是上帝的礼物!"

 他的眼睛看着即将到来的沙尘,出的,是对自己孩子一般的喜爱和激动,他双目赤红的盯着灾难的到来,眉梢眼角的疯狂仿佛要将他俊美的脸庞燃烧起来!

 秦路恍惚的看着这个发小,此刻才真正知道了旁人为什么要叫他疯子!

 忽视自己的生命,忽视别人的生命。为的,是他仿佛从出生以来就带着的火热信仰!

 "我去发动车子,林哥,你们待会站稳了,一收带子就往过跑。"

 两个男人相视而笑,迅速行动起来。

 秦路咬着牙发动了那辆剧组用来拉重物的卡车,上面依然放着不少大型装置,他看了看身边的温良,突然问道:"你怕不?"

 那双眼睛深深的望着她,漂亮的脸颊在剧烈的运动下泛着桃红色,明明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人啊。

 她微微一笑。

 "不怕。"两个字,千斤重。纵然知道这也许是一次亡命之旅,她发誓,她不怕!

 也许从前像朵温室里的小百花般的温良会害怕。

 但是现在的她,无所畏惧。

 林白羽,总是莫名其妙的让她安心呢。

 她含笑盯着林白羽,背后是万丈狂沙。"我可以拍!"

 这个一直孱弱而未曾见识过什么叫灾难的女子,此刻如同生长出了人世中最为幻彩的翅膀,她的眼睛,就像是两团安静的雾气,不散着笑意和执着!和他一样的执着,一样的勇敢和疯狂!她坚定的站在他身边,如此铿锵有力的一句话!

 "是上帝的礼物,不是吗?"  M.ZzmMxS.cOM
上章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