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
第47章 深爱谁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样的话语,心里,仿佛有什么放下了呢。原来,你喜欢的人,不是她啊。这样的念头漫上心头,心间莫名其妙的欣喜好像不是一两处呢。

 她,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呢?

 这时,她能感觉到身边有了人的气息。

 那孩子在掉眼泪,眼泪一滴一滴的坠落在自己身上,滚烫得能将她的心脏焚烧。

 "温良,你忘记了林白羽吗?忘记了连阿姨吗?"

 "就这么笨蛋一样被老爹那个狐狸惑了吗?"

 "你忘记的,是你人生里最重要的东西呢。"

 快点记起来啊。

 温良。

 "你爱老爹吗?你现在,还爱他吗?"

 这样理所当然的回答,她想张开口,却好像有另外一个自己,在拼命地阻止着,拼命的,想从什么束缚中挣扎出来!疼呢。她翻滚着身子,眉头深深的蹙起。

 "顾云岚,你去死吧,我保证,之后不会想念你,不会再喜欢你,林白羽,会忘记你这个狠心的女人的。"

 那个声音再度在耳畔响起,她突然有种要失去什么重要东西的恐怖感!

 她张了张:"不要…"不要说想离开我…

 蓦然之间,仿佛全世界都草木凋零,成为冰天雪地!

 就在那蚀骨冰冷和绝望之中,所有的记忆破蛹而出!

 她安静的睁开眼睛,眼角是横飞雾气的清泪。

 江景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江维诺的身后。

 "你要离开吗?去哪里?"他皱着眉头问,声音里有着乍现的震惊和极力克制的伤感。

 "我去我该去的地方。"她眨眨眼睛,抬头望了望天。"呵呵,也不知道哪里是不是我该去的地方。"

 "江景深,你为什么不杀江洛儿呢?"

 "我…"话语未说出来,竟是被温良打断了:"没关系,也不重要了。"

 不…重要了吗?

 竟然是,不重要了。

 柔如温良,也学会,打断他的话了。

 "我会找江洛儿报仇的。我会努力的,好好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也会找到爱我的人。"

 "所以江景深。我们,以后就是陌生人了呢。"

 "诺诺是个好孩子,你将他带回去吧,毕竟,这里才是他的人生能焕发出光彩的地方。"

 "其实,听了你的解释,也不怨你了。"

 "只是,不爱了而已。"

 "没有温良照顾你,也要好好的。天冷了,要注意自己的胃病。"

 你知道,这样善良的你,有多么让人心动吗?

 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开你?

 "不能…挽回了吗?"他摇着头,伸手想拉住她的手,却看见她的手在渐渐变得透明,她透明的已经可以能看见曾被她挡在身后的家具了。

 温良。温良。

 温良!

 他疾走两步。却毫无办法的看着她在空气中消失!他双膝跪地,失声痛哭。没有什么,再比以为得到,却又失去更加可怕了。他的手紧紧的握着,那一缕微香的余韵,坠落两行清泪来。

 空气里,只有她柔软的嗓音还在飘着,如同玫瑰花的花瓣,轻轻吻着风的面颊。

 "江景深,再见。"

 不应该说再见呢。

 应该说,再也不见。

 院外她亲手种下的冬梅此刻开的正明动人。

 尽管缘尽于此,却是花开犹在,物是人非么。

 手术室里的秦路惊讶的对着悲伤的众人大喊:"快看,有心跳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眼角泪痕未干的林白羽,一脚踹翻了门口的阻挡物,直接奔了出去。

 医生刚从休息室中端着茶水走出来,就看见一个满头大汗的年轻男人气嘘嘘的跑过来:"快点,有心跳了…"

 医生惊讶的将一壶好茶在地上贡献个光。

 上天保佑!

 顾云岚。

 别再这样自私的,撕裂别人了。

 想起方才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心情,此刻只觉得,好像重新活过来一般。他拿袖子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终于整个人瘫软在了长椅上。

 妈的,顾云岚,看你醒来怎么补偿我!

 经过三个小时的抢救,一个小时的昏,沉睡中的顾云岚,终于睁开了眼睛。

 窗外的风很大,天色阴沉。

 俊美的男人窗前久久伫立,身后的孩子处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却依旧一言不发。

 "刚刚,是怎么回事?"

 "温良呢?她去哪里了?"

 "你说啊!"

 男人突然转过身子,一脚踹翻了男孩身旁的沙发。

 "老爹…是你对不起她…现在这样,就当她死了,放过她好不好?"

 "她希望你放手的。"

 江唯诺睁大眼睛看着他的父亲,突然很是郑重的对他说。

 "告诉我,她在哪里?你为什么会突然回来?你不是一直在那个姓顾的女人身边吗?"

 "还是…温良和姓顾的女人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你不说,我自己去找她。"

 江景深双手扯过衣架上的外套,就预备往外走,江维诺连忙伸出手将人的衣角拉住,使出了吃的力气:"老爹,你疯了吗?顾云岚在医院里生命垂危,哪里经得住你这般折腾?"

 "生命垂危?"江景深疑惑的勾起眼角。

 "江维诺,你再不说实话,事情严重的后果不是你能所担负的。"江景深依然是江景深,哪怕此刻心脏已经被焚毁,敏锐的察力和异于常人的判断力没有减去半分。

 "有…什么后果?"毕竟是个小孩子,总是比大人好骗而纯真的。

 "就算结果是永远失去温良吗?你一个小孩子,负责不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声音很低很低,每个字从那张削薄的嘴里吐出的却是力逾千斤的重。

 会…永远失去温良吗?

 江维诺微不可闻的猛颤了下身子。

 突然想到…这样耽搁了这么久,万一回去晚了…万一医院里…醒来的…  m.zZMmXs.Com
上章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