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
第71章 温乐(2)
 

 正对面啪啦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杂碎了,他抬起头,见那个男人,端茶的手颤抖着,连自己被烫伤也顾不着了:"孩子,你叫她…什么?"

 "爸爸…"

 他好小声好委屈的唤了声,肩膀上的女人哭的更加凶了,就连门口的男人,也有些伤感了起来。

 他在温家整整住了半个月,妈妈说,当初那么急着把他送出去,就是担心养久了就舍不得把人送出去。

 "为什么,把我给伯伯呢?"他这么问了,却听见妈妈说,你伯伯身体里发现了一颗肿瘤,可能活不出十年,移民美国也是为了方便治疗,因为那个病一直不能生育,那么爱着小孩的伯伯,怎么能够让他带着这样的遗憾离开人世?

 那时候的母亲郑重其事的对他说了一句话,他到现在都记得一清二楚。

 "孩子,你是在祝福中出生的,没有人比你更幸福,承载着两个家庭的期待和希望。"

 "每个人都有知道真相的权利,虽然这样的事实对于你的年纪而言太过残忍,但是妈妈还是希望你能坚强起来!就算后没有伯伯,没有爸爸和妈妈,也能够张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负起自己该负的责任,保护好自己的家庭,和你的姐姐。"

 那时候的他只是懵懵懂懂的点头,却不知道在后,自己却真的要失去一切的活着了。

 只要,他的出生对于他们,不是个毁灭的噩梦就好。

 他不是被丢弃的孩子,他被两个家庭如此深爱着。

 如果说方才还对母亲的话有些许的疑问,那么直到看见了阁楼上那个上了锁的小房间,他才真正的懂得了父母的心。

 那个房间里满满的挂着他的照片,有抓周的,有参加体育表演的,有洗澡的,有领取奖学金的,原来他的成长,他们从未曾经缺席过,只是倚着这样的方式而悄悄的存在着。

 他们,原来这样想念他。

 妈妈自私的瞒着伯伯那边将他留下来,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许让姐姐知道他的身份。

 "如果后注定要分离,就少添点伤痛给她吧。"爸爸这么说。

 也许这样的处理方式是不对的,但是他们保护温良的心,谁都不能说有错。

 他到现在都记得他的姐姐背着书包放学回家后看到他时惊喜的模样,天使一样的笑颜在夕阳的余晖下镀上了一层金色。直到后岁月转许多年,那笑容的碎片依然在脑海里,游移着,但不离去。

 "这么漂亮的弟弟,你哪里捡到的?"

 女孩伸手戳了戳他嘟嘟的撅起的嘴巴,一旁看报纸的父亲扶了扶眼镜,角却挂着怎么都掩饰不了的温暖笑意。

 "你这个当姐的有点当姐的样子!"

 她调皮的吐吐舌头,伸出小手拉住他的手,柔的手心接触间,能感受到她温热的脉搏声。

 她在她脸蛋上啪即的亲了口,道:"呜呜。皮肤好好…"

 那时候好像全家除去那个谁大家都翻白眼来着?

 有个可爱的姐姐,真的不错呢。

 他直到现在都记得,当他和附近的小男孩发生口角打起来后,那娇小的女孩像护雏的母一样瞬间变得力大无穷一把揪住那小子扔开,而且骑在男孩身上开始揍人,一边走一边嚷:"让你欺负我表弟!坏小子!"那孩子大概都没见过如此彪悍的女孩,死命推开她骂骂咧咧地跑掉了。

 在温家的半个月里,是他最开心的日子。

 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就像人生的黑白影片。伯父和伯母上门领回他的那天,父亲送的他,脸色的一句话都不说。直到到了机场,忽然抱他痛哭失声!这样一个清高惯了的大男人,在机场这样失态,那是痛到极致了。反而是他,突然想起来刚刚出门的时候温良哭闹着不让自己走的画面,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弯了弯…我会回来找你的。

 他下定了决心。离开中国后发生了许多事情,比如伯伯的病终于还是没有治好,比如婶婶带着他嫁给了洋人大卫…比如他回中国留学,比如他在中国结了一帮好兄弟…

 他的家,在哪里呢?

 回来之后,只听见了恐怖的讯息。父亲心脏病发去世了,妈妈不知所措,温良…竟然已经死掉了,至今甚至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

 毁掉了,一切都毁掉了。

 那一段时间他几乎是在极度的颓废中度过,他急于知道这个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事情却像巨大的雾霾,他看不清表面,摸不到里子。还没来得及伤痛,就掉进重重泥障里,不知归路。

 直到那个人,以着那样的方式找到他—是个更为俊美的年轻人,他甚至在他摘下墨镜后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就是那个死掉了的导演。之所以一眼认就出来,就是因为他的影片,因为喜欢,所以他的信息都一直关注的,听到他为一个女明星自杀时还大大的鄙视了一把。谁知道竟是个世纪大骗局。在偌大咖啡厅里,这么多来往的人,林白羽,你怎么敢以一个死者的身份重新出现在阳光下?

 那男人耸耸肩:"我只是导演,不是明星,就算有人认出来,也只是认为长得像而已,毕竟相比诈尸过来的鬼,他们宁愿相信一个自杀的疯子。"

 "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男人这么说,他却冷笑:"你不是和那个明星搞得火热吗?""那是烟雾弹",男人满不在乎的摇摇头,点了一支香烟:"老子这辈子就爱过你姐一人。"

 冲着这句话,他说什么,他都信了。

 那个男人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说着温良的人生,如同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他就那么一边听着,一边心痛着。到最后,他泪满面,那个男人睁开了眼睛:"也许我在他的心里,永远都是那个伤她至深的男人。但是,那又如何呢?总有一天,我会将那个男人连拔起。"

 呵,连拔起。

 林白羽拍了拍自己的腿,从椅子上坐起来,不再理会一旁的秦路。温良,就这样靠近他吧…希望有多大,跌入的地狱就有多深。  m.zZMmXs.Com
上章 重生之暖玉温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