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国公主 下章
第一章
 “啊…”芙迪雅猛然从噩梦中惊醒,但那其实不是噩梦,而是三天前在她身上真正发生过的,那一幕幕秽肮脏的景象在她每次睡眠时都会来打搅她,而刚才她因为实在太累而打了个瞌睡,却又见到了那个炼狱中的自己。

 颤抖着双手,拉紧衣服,芙迪雅紧紧抱住自己消瘦的身躯,憔悴的丽容上充满了绝望。也许,只有真的要杀了这个人,才能忘记这不堪的一切?

 她与视人命为草芥的父王和哥哥不同,她一向认为,所有人,哪怕是最低等的人,他的生命都是上天给予的,别人没有权利剥夺。

 可是,与这种无时无刻不纠着她的绝望的痛苦回忆相比,她宁愿自己死后坠入地狱,因为她现在就已经在地狱了里了。她一定要杀了他,杀了这个痛苦的源:雷斯。卡迪拉。---“快打呀,打呀,是男人就上啊”

 “小乖龙,快上,把他吃了,快啊。”兴奋野的吼声在圆形的斗龙场中此起彼伏。

 飞龙国中盛行斗龙,众多皇亲贵胄,巨富豪门都养有一条乃至数条龙,虽然养龙代价昂贵,一的饲料费就够国中的一个下层人民吃上一年,但由于国王酷爱斗龙,上行下效,养龙斗龙风气持久不衰。

 飞龙国地处兰帝斯大陆中部,幅员广阔,境内多山,临近国家中除了东方的卡罗利尔之外,可算的上它最大了,国内资源贫乏,大多需由资源丰富的卡罗利尔国进口,但国内产龙…一种美丽而强大的生物,飞龙国由此得名。

 南斐亚尔王族统治国家已有近百年历史,历代君王多是昏庸腐朽之辈,就以现今统治国家的飞龙国王鲁比。

 南斐亚尔为例,他生奢靡,所住的宫殿美仑美奂。成天只知如何变着花样寻作乐,根本不理国事,国家大事一概由首相卡尔。路阿斯代理。

 目前鲁比国王上了斗龙,就下令花费巨资建造了一座面积惊人的圆形斗龙场,根本不顾人民在卡尔首相的贪污和横征暴敛下早已民不聊生,尤其是下等人民中饿死冻死街头的已是司空见惯。

 只是在南斐亚王朝的高统治之下,暂时无人敢于起义反抗而已。飞龙国内人民分为五等,最上等的是以国王鲁比二世为首的王室,包括所有的王亲国戚。

 其次是以国中的显贵大臣为代表的士族,三等则是地位较低的大臣和豪富称之为工族,四等则是有自由身份的平民,也包括有一定地位的大臣家仆,五等则是大臣,豪富家中没有自由人身份的农奴和其他低下的人民。

 大臣的官职是世袭的,而农奴是没有机会爬上去的,农奴的儿子永远是农奴,永远是低下的。总之,等级森严。飞龙国龙种繁多,命最长也最凶猛的是蓝龙。

 其次则是黑龙,金龙,红龙,青龙等等,本来养龙只是让龙与龙互斗,但后来国王却又发现一个娱乐的妙法,就是将犯人或一些看不顺眼的下等农奴与龙关在一起,犯人为了活命只得拿起武器与龙搏斗,而国王和大臣则在一边观赏他们垂死挣扎的样子。

 此刻,关在斗龙场中的又一个犯人被龙吃了,看的正有点厌烦想离开的鲁比国王却见到他的心腹大臣卡尔匆匆过来。

 “陛下,您稍等,马上会有好戏开场了。我有一个农奴的儿子,他居然敢跟我顶嘴,我曾经把他跟我养的金龙和红龙放在一起,他居然能死里逃生,打死了我的一条金龙,还驯服了我的红龙,陛下不妨把您最厉害的蓝龙和黑龙都放进去,看看会怎么样?”

 鲁比国王因酒而浮肿的脸顿时泛起兴奋的红光,立刻答道;“好好,老是看这些,也该弄点新花样。你快点把公主叫来,她就算不喜欢看斗龙,这么新鲜有趣的花样,不看也是很可惜的。”

 深知国王对公主的宠爱,卡尔不敢怠慢:“遵旨。”沿着御花园中芳香四溢的花径走去,就看到公主芙迪雅在‮花菊‬丛中娉婷玉立的身姿,卡尔不自觉地心微微一跳。

 在心底他其实根本不怕国王和王后王子,因为他总是能够轻易地把他们玩于股掌之间,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芙迪雅公主,他却会有点不敢正视她,也许是她太美,美得眩目,也或许是她那非同一般的高贵气质,令他自惭形秽。

 “公主殿下,国王请公主去斗龙场,即将有好看的新花样上演。”卡尔恭谨地禀道。在看到芙迪雅公主时不屏住气息,尽管他已经看到过她无数次了。

 美得毫无瑕疵的脸,精致得宛若白玉雕成,而更人的是她那双眼睛,不同于气质的高贵纯洁,而是完全继承了莱丽丝王后那颠倒众生,让连花丛的鲁比国王都恋的媚,连自己这么大年纪的人看了都有点动心。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斯疯狂恋芙迪雅公主,他也曾数次请求国王把公主下嫁给斯,无奈国王一来目前舍不得,因为芙迪雅只有16岁,二来他打算把芙迪雅嫁给临近国家的王子,所以一直不肯答应。

 听了他的话,芙迪雅微微蹙起秀眉,她根本不喜欢野蛮残酷的斗龙,更怕看见犯人与龙斗殴临死前的惨状,她宁愿躲在花园静静地看书,但一向孝顺的芙迪雅不愿违背父王的意思,只得点头答应,跟他来到了斗龙场。

 斗龙已经开始,正是她最厌恶的人与龙的搏斗,父王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她勉强坐到鲁比国王身边,打算在一听到惨呼声就闭上眼睛,假装晕倒或睡觉了。

 耳边听到阵阵欢呼声,怒骂声,龙的吼声,她坐在王族专用的观众席上,眼睛视而不见地看着前方斗龙场中那高大的青年与蓝龙的残酷搏斗。

 突然,整个观众席沸腾了,得象一锅开始烧开的热粥,吼叫声,臭骂声,头接耳,不可开。她惊讶地定睛细看,只见一大群卫兵正在扑向场中的青年,而父王最凶猛的心爱的蓝龙和黑龙已经躺在了地上。

 很快,那青年被押解到国王面前,他浑身上下血模糊,被龙抓过的鲜红的伤痕深深刻在他古铜色的身体上,皮大块地翻卷出来,触目惊心,而他却睁着倔强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们。

 卡尔大惊失,没想到竟然会让国王失去他最心爱的两条龙,现在只有推卸责任了,连忙道:“陛下,他杀死了您的龙,该当死罪啊,您看呢?”

 鲁比国王又惊又气,然大怒道:“这个该死的民杀死了我两条花那么多心血培养的龙,不能让他死的太轻松,先给我狠狠打了三百鞭子,再让我想想让他怎样的死法才能让我解恨。”

 芙迪雅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青年高傲地仰着头毫不辩解求饶,然后被绑到柱子上,用带刺的皮鞭狠狠打,不一会儿他本已伤痕累累的身体更是体无完肤。

 他眼中的倔傲竟然莫名地撼动了她的心,她突然开口道:“父王,这个人既然打死您的龙,现在杀了他也无补于事,他既然那么厉害,那叫他再捉两条龙回来不就行了吗?再派他驯养龙也很合适啊。”

 飞龙国虽然盛产龙,但龙生在蛮荒之地,悬崖峭壁之上,一般无人敢去招惹它们,平时也不会无故攻击人类。

 如果要捉龙,就得派上几百个人用很多器具陷阱花上好多天才能抓住一条,但龙力大无比,每次都会有人不慎死于龙爪之下,追寻捕捉的费用更是惊人。

 “对啊,到底还是我的芙迪雅聪明。”鲁比国王开心大笑起来,很快,卫兵将那个青年从柱子上解下来,押在他们面前。卡尔眼珠一转,朝他大声喝道:“还不快来谢谢公主的救命之恩。”

 “你叫什么名字?”很温柔地询问,芙迪雅一向不习惯用高傲的态度对待下人。“雷斯。卡迪拉,是卡尔首相家里的农奴的儿子。”

 以平板无波的声音回答着。他抬起冰冷的目光,看向芙迪雅。在看到她的时候,他冷漠的眼底不有片刻的失神。

 清丽雅致,上好美玉雕刻般的肌肤洁白得毫无暇疵,凝雪细致,晶莹剔透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长而浓密的睫下,碧绿澄澈的眼睛闪动着水晶般的光芒,透着勾魂摄魄的魅力,水媚得能令任何男人心甘情愿地溺毙其中。

 镶嵌着王族纹章的绿水晶额饰在雪白的肌肤映衬下熠熠生辉,她美得简直不若尘世中人,而那天然的高贵气质更令人自惭形秽。雷斯这才明白为什么民间传说称芙迪雅公主是飞龙国有史以来最美丽高贵的公主。

 他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看的目光令芙迪雅微微的羞涩,从14岁开始她就看到过很多仰慕的目光,但他的眼神却饥渴得仿佛想把她吃下肚子里去,她转过头。

 卡尔已经及时地发现他的失礼,吩咐卫兵送他到养龙的龙房里去了。…“公主,我到龙房里去了。”芙迪雅的贴身侍婢丽娜喜盈盈地向芙迪雅禀告。

 “要找雷斯得快点哦,希望今天没别的女人抢在你前面。”芙迪雅捉狭地暧昧一笑。丽娜是侍卫长戴伊的女儿,比她大两岁,从小就开始服侍她,和她有着与其他侍女不同的情谊,简直情同姐妹。

 上次在斗龙场救了那个农奴的儿子雷斯之后,芙迪雅好人做到底,派了丽娜去给他送伤药和补品,而丽娜自从见到他后,从此每天都自动跑到龙房去。

 回来之后还不停地谈他,说他比她的哥哥,号称首都摩那第一美男子的飞龙的王子亚里还要帅,那些不嫌麻的话连她都快背得出了,而且现在又开始了…

 “公主,你就爱取笑我,可是他真的好英俊呀,他那俊美无暇的脸,配上那头金灿灿的长发,整个人就象一个发光体,简直是太阳神阿波罗的化身…

 哦,不,阿波罗都比不上他,可他又那么人,简直是天使的化身…哦,他是阿波罗和天使的双位一体,我只要一看到他,心情就会好上一整天。

 难怪现在龙房里天天围着一大群女人,连王后宫里的侍女,以前暗恋王子的梅莎和伊蕾蒂亚现在也老是围着他转,每天不嫌老大远地跑到龙房里去。

 不过也怪不了她们移情别恋,雷斯真的是太帅了,他要是爱上我的话,我该多幸福呀…”爱意滔滔不绝直向俊男奔去,也不管面前这人并非正主儿,而且看样子暂无停止的打算。

 “你再不去的话,就没机会跟他谈话了。”同样的话已经听了无数遍,现在一听就自动进入瞌睡状态的芙迪雅趁着自己还有点清醒善良地提醒着。

 “啊,是啊,我得赶紧走了。”恍然大悟的丽娜连忙提起精致的食篮,向龙房奔去。  m.zZmmXs.COM
上章 倾国公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