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国公主 下章
第八章
 他的呼吸逐渐急促,失了规律,下身更是不住地动,狂肆奔腾,纵情驰骋,小小的甬道包裹住自己的硕大,说不出的舒服,说不出的销魂,似乎连自己的望也可融化在里面“呼…”

 芙迪雅趴在地上,他一只手绕过下挤捏她立的蕊,来来回回、时轻时重地逗弄着,另一只伸入两人合的地方,捏着她那一开一合的花门,教她几乎疯狂“唔…”听着她销魂的呻,菲烈斯突然想看看她媚的模样,一个翻身,他将她转了过来,提起她的一条笔直的玉腿,再次进入她。

 媚眼儿泛着莹泪,妖得能把他的灵魂都进去,雪白的身子已整个变成粉红色,她一双手臂紧抱着他的颈项,夹紧玉腿,将他深深地纳在自己体内。

 “恩快不要…停…”灭顶般的快让她语无伦次。他浓重地着:“宝贝儿,你下面的小真是太紧太妙了,我根本停不下来,只有不断的深入它、刺穿它!”说着极其亵的语言。

 菲烈斯在她完全敞开的密中随意进出的同时,感觉到她的壁因强烈的羞惭而急剧收缩的带来的无边快,随着他的动,她的小儿也不住地搐着,渗出更多更浓的爱

 “啊…好、好舒服,唔啊…”菲烈斯揽起她纤细的肢,火热的男在她绽放的花苞中一进一出,不断地冲刺,有如宝刀入鞘,猛烈的送教她哦不己。

 “嗯啊…”芙迪雅媚眸盈盈,浑身热得像要着火,肌肤散发着令人炫目的光,突然间,她柔的小儿一紧,四肢百骸顿时窜过狂的热,她咬紧丹,表情几乎痛苦地接那教人疯狂的快

 “呃…”菲烈斯也失去了最后的自制,频繁而且猛烈地穿刺着她的幽儿,一时间溪边回声。

 “哦…”奋力地作最后一次冲刺,硕大的火热狠命地推进了最深处的极乐花园,菲烈斯的身子一僵,浓热的体从顶端出。菲烈斯颀长的身形伏在她的娇躯上,脸庞埋在她濡的间,缓缓地顺着气息。

 好人的小妇,即使没有任何挑逗和‮情调‬的言语,眼神以及动作,小妇浑身上下却依然透着一股能媚惑天下男人,令其火焚身的气息。

 他从来没有尝过这样的愉,虽然她不是‮女处‬,技术也不好,却真是个天生的妇,足以让所有男人心甘情愿死在她身上。

 他决定了,把她留在身边一段时间。…依依不舍地出得到完全足的望,菲烈斯随便套上一件衣服,替因情而晕的芙迪雅披上她的长袍,他并不在意其他所有人看出来。

 若不是他还有要事待办,他会一直和她绵下去,可是他怀疑自己会不会有餍足的时候,只要一回想起她粉的小紧紧包裹着他火热的刚时那死的感觉,就令他的下身再次起了一阵战栗。

 山坡上等候多时的属下在看到他衣衫不整地抱着芙迪雅的模样时很明智地没有出异常表情,但芙迪雅的侍卫看到这景象,就明白…他们心中女神般的公主已经再也不是纯洁无暇了。

 这个打击令一些早已对他们的公主爱慕已久的侍卫们几近疯狂。“你这个畜生!”一个侍卫乘人不备,一拳打昏了后面的士兵,夺下佩剑向菲烈斯冲过去。

 但他的下场并不比戴伊幸运,很快惨叫着倒在地上,身上多了几个血窟窿。阴冷的黑眸扫过那些蠢蠢动的侍卫们,俊美无俦的脸上浮着嘲讽的微笑,菲烈斯道:“没错,我是”

 用“了你们高贵的公主,公主的味道尝起来果然特别鲜美…有种的可以再上来杀我呀。”他故意把那个“用”字说的特别重。他下的用词令那些侍卫愤恨得捏紧了拳头,却不敢重蹈戴伊和那侍卫的覆辙。

 “把这些人捆好一起带走,起程了!”回忆起刚才那美好的滋味,菲烈斯决定和他的小公主一起坐马车,可以继续品尝那令人销魂的感受。

 马车内装修得出乎意料地精美完备,上好紫木所制的地板上涂满香油蜡,闪闪发光,座位宽敞得可以躺下两个人,上面摆设有软垫供人背靠或卧眠,这当初是考虑旅途劳顿才设计的,可以让芙迪雅随时休息。

 将芙迪雅放上软榻,马车起程的颠簸下,她很快醒了过来。脑中片刻的空白后,所有事情电光石火般回到了她的脑海:刚才…她竟然随随便便地光天化之下在野外和一个陌生男人苟合,这项羞的认知使她几乎要再次晕过去。

 她猛然坐起,抓紧了身上唯一的长袍,死死抱住自己的身体,瑟缩着向角落里直躲。“怎么,刚才还躺在我身下叫得那么,现在马上变得翻脸不认人了,真令人伤心那。”

 优雅微笑着的男人---菲烈斯,连声音也是优雅好听得令人嫉妒。“你…你别过来。”芙迪雅绝望地大喊。他恶微笑的俊美脸庞慢慢靠近她,让她紧张得呼吸都困难起来,整个人已经缩小到不能再缩小的地步,成了一个小人球,可他还是在向她靠近。

 “你你别过来。”眼看着自己的哀求根本起不了作用,芙迪雅恐慌的泪眼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救星。对了,他的盔甲就放在她身边,上面还挂着佩剑。

 迅雷不及掩耳地“呛啷”一声,佩剑已出鞘,被芙迪雅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紧紧握在手里。小妇不是想杀他吧,她以为她能杀得了他?菲烈斯不由失笑。

 谁知芙迪雅竟将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上,厉声道:“不要过来,不然我就一剑杀了自己。”菲烈斯诧异地挑起好看的眉,小妖象是来真的呢?!美的俊脸上浮起一丝晒笑:“宝贝儿,刚才你还不是乐在其中,现在又何必寻死觅活呢。”

 他亵的话语让她脸红地回忆起刚刚自己在他身下的沉,更加羞不可抑,大声道:“别说了,我知道…我知道我早就不是处子了,所以你根本就认定我是个的女人,你马上下车,不然我就…”

 话没说完,她已经忍不住泣起来。好美!她人的媚眼被泪花浸得更加水勾魂,晶莹玉肤上残留的泪水宛如白莲凝,菲烈斯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一下,痛得他想不顾一切抹去她的悲哀…

 他忍不住伸出手想为她拭去泪,但她却把剑往自己的脖子轻轻一送,鲜血立刻顺着白玉般优美的脖子下,洁白无暇衬着嫣红,凄得骇人。

 “我早就不干净了,你的条件那么好,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碰我不嫌弄脏自己吗?”她眼中的绝望和痛苦让他心疼,他暗暗地捏紧了拳头,一贯优雅的声音中隐藏着无法抑制的怒火:“是谁干的?”

 会是安罗吗?“你想杀他为我报仇吗,哈哈,告诉你,就是那个叛贼头子雷斯。卡迪拉,让我们的王军都闻风丧胆的人,你有种的话,去杀了他呀?”

 芙迪雅笑得歇斯底里。原来是雷斯干的,可是…“众所周知雷斯是低等农奴出身,你贵为公主,如果你不去招惹他,他怎么有机会碰你。”他可不是被骗大的。

 “是,是我,我下,我不该救了他的命,让他有机会强暴我,可是菲烈斯先生,你现在可以滚下车了,不然你马上就会看见一个死女人。”

 他话语里的怀疑让她羞恨攻心,语气也失去了以往的温雅,变得鲁起来。但他的眼神却变得温柔起来,说道:“芙迪雅,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芙迪雅一愣,仔细地看了看他,颀长壮硕的身材,漂亮得让女人都惭愧的脸庞,即使现在衣衫不整,他看上去却依然是那样的贵气优雅,此刻,他深邃的黑眸正静静地盯着她,几缕黑发飘在额头,半掩住了一只勾魂的黑眸,简直得死人!

 芙迪雅的心重重一跳,这心动的感觉…如同三年前的宴会上,看到一双火热的黑眸时…“是你!”

 她口而出,难怪看到他会觉得似曾相识,因为他总能带给她同样的心动,那样高贵的脸庞,人的黑眸,深邃得把人的灵魂都深深进去。

 “认出我了是吗?”菲烈斯慢慢伸出手,握住了她未握剑的另一只小手,柔声道:“芙迪雅,自从第一次在王宫里看见你,我就一直没忘记过你。”

 她不能置信地望着他,三年前在王宫里见到他,那是她一生中从未有过的一次心动,她曾经偷偷打听过他的情况,却一无所得,只知道他是卡罗利尔的重臣,后来,她被雷斯侵犯了,再后来父王下令把她许配给卡罗利尔的王子安罗,她也就死了心,不再去想他,也真的忘了他。

 可是现在世界上会有那么完美幸福的事情吗?“芙迪雅,我喜欢你。”那好听的声音溺死人的温柔,凝视着他优美的长睫下被阴影遮盖的秀丽黑眸,芙迪雅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抓住,无力挣脱,也不想挣脱。

 她紧紧握住佩剑的手渐渐放松,身体也不再僵硬。他将她轻轻一拉,她就扑倒在他的怀里,佩剑飘然落地。被他紧紧抱在怀里,她的心得满满的,满得她刚刚干涸的眼睛再次浮上了泪。

 “真是个爱哭的宝贝。”菲烈斯叹了口气:“虽然你哭的时候很美,可是我更爱看你笑的样子。”他轻柔地哄着,将她抱起坐在自己腿上,吻上了她的眼睛,吻去她的泪。

 “你…真的不在乎那件事情吗?”芙迪雅心中仍有着深深的忧虑,雷斯的阴影仍在她心中徘徊不去。

 “不要紧,我的芙迪雅是最纯洁最美丽的公主,就象你们飞龙国传说的一模一样。”他不是很认真地说着,炽热的嘴在她光滑娇的脸颊上慢慢游移。

 心底的狂喜让她抛开一切矜持,头一偏,她主动吻上了他。她主动的吻令他心动神驰,他将她紧紧拥入怀里,贪婪地弄着软软温热的小舌头。

 着,鼻断闻到了她身上那挑人情愫的体香,他的双手忍不住罩上她前高耸的雪,恣情地隔着丝质衣料捏“宝贝,你的部好大”他声音嗄地低喊。

 “唔”芙迪雅被他吻得透不过气来。他技巧熟练的舌沿着下颚一路来到颈项,他狂的双手像宣告所有物似的占领她的蓓蕾,稔地挑弄起她的快,她感地感觉到头在他手指的弄下尖硬立…

 “嗯,不要在这里…”她恐惧却又觉得莫名的兴奋,身体像着火似的一寸寸热烫起来,熟悉的从下腹缓缓向四肢百骸蔓延“不要?你的头都硬起来,你其实也想要我吧!”

 菲烈斯佞地笑着,拉下她围在前的可怜的小碎布片,然后稳稳地握住她前的满,两指狎弄着她硬如小石的头,试图让她立刻达到兴奋的快!“怎么样,很舒服吧。”手掌、指间的酥麻感,让他逗弄得爱不释手。  M.zZMmxS.Com
上章 倾国公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