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国公主 下章
第九章
 “嗯…不…不行…不能在这里…啊!”强烈的羞感令她的双手推着他的脯,努力抗拒着,尽管已经对他情深种,并感受到被抚摸的愉悦和挑起炽热的火,她还是不能忍受在很有可能被人看见的马车上干这个事情。

 “芙迪雅小宝贝,你真是别扭。”他一手抓住了她两只不安分的小手,反剪在背后。“天!”

 他闷哼一声,眼前所呈现的美景令他的紧绷的热铁一个灵,差点出来,双手缚在身后,更凸显她高耸的丰部,轻颤致使雪晃动不已。

 他再也克制不住的埋首在她双间,像个婴孩般不餍足…“啊…别这样…”一阵阵犹如触电般的酥麻直接窜到脑海,美妙酥的快瞬间侵占她的思维,再也克制不住的哦出声。

 “宝贝你真感身子好香好软好甜嗯啧。好吃…”灵活的舌头卷住她的头轻轻扯弄,疯狂地掠取她的美好。噢,他光是玩她的雪,下身就紧绷的快爆炸,真想立刻上她。

 “不可以不要我嗯不啊不要哦不要啊咬啊呀嗯”马车颠簸着,他的啮咬略一使力,尖的快立刻贯穿她的脑部,她不住媚叫出声,甚至情不自部让他含得更深更多,腹更是不由自主的弓向他。

 “啊”他低吼一声,大手放开对她的箝制,伸向她已毫无遮掩的丰美谷地,手指立刻占据那早已润的花,轻轻送起来…“小宝贝,你好啊,快说你想要”

 “嗯菲烈斯…我我要啊要”她疯狂的扭摆肢,意识完全远离她的脑海,他的舌像要将她私处给干似的,引得体内阵阵痉挛搐,只剩下他和他的手指那令她疯狂的甜美滋味,她觉得身体好热、好热,像要熔化般酥软在他指下

 她因情而汗媚脸庞,她的哦,让菲烈斯浑身一酥,间紧绷得发疼,分开她的‮腿双‬挂在自己身子的两边,往上一顶,猛地刺进她透的花谷涟

 “呀啊!啊…不要…你太大了…我会…不要啊…”芙迪雅叫着,被身下的男人不停的入到自己紧热的密内,已经语不成声…“嗯噢。

 真舒服宝贝告诉我…舒不舒服啊噢…”她跨坐在他的男上的姿势使他能毫无困难地完全深入她,他硕大的男被她彻底地没,紧紧夹住,他快要受不了这销魂的狂喜,忘形地冲刺着…

 “噢”他强烈的撞击几乎让她无法承受过于剧烈的快而快要昏死过去,眼前似乎有星星闪耀,她忍不住地抓住自己的双,忘形的抚摸弄起来,这么销魂的滋味,是她从未有过的经验和感觉。

 “小宝贝。你真美…”她煽情妖媚的模样令他痛苦地咽下口水,所有的理智到此刻是全部瓦解。

 闷哼一声,他又是一阵猛烈冲刺…突然,马车竟然杀风景地停了下来,一名士兵在车外禀告:“将军,离宫到了,请将军下车。”

 芙迪雅身子一僵,正在死状态的火热望立刻冷却,火红着小脸看着那个不知羞依然奋战不懈的男人。这个该死的士兵!他要将他千刀万剐!,菲烈斯心中咬牙切齿,间的冲刺却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

 “等一下。”菲烈斯尽了最大努力,声音平稳地说了一句,立刻又着继续猛力进。在他不依不饶的一连串烈撞击下,一阵阵望再次如野火般燎烧了她的身子,她的小腹灼烫如焰,填满了她的空虚。

 她快达到高了…蓦然,他深深地一记戳刺,将灼烫的浓注入她的花壶深处,男的长剑依旧深埋在她的柔里。

 “唔”她透了,在他刚烈的送下彻彻底底地了,她瘫软在他身上,再也无力动哪怕一小手指。…马车外的士兵正等得有点心焦,却见帘子一掀,菲烈斯衣冠整齐地步出车门,唯一异样的是,他手上抱着一坨长长的东西。

 当然没人会不知趣到问那是什么,只是恭敬地跟在他身后,走向前方那精致小巧,在夕阳中美得不可方物的宫殿。

 飞檐瓦,造型独具,这是卡罗利尔王室专用的离宫。感觉自己被放在上,接着眼前一亮,芙迪雅惊奇地看着屋内的陈设,其华丽精致丝毫不输于她的寝宫。

 弥漫这昂贵奢华气息的屋内,从雕金花盒中缕青烟正缓缓飘送出雅致的上等檀香味,四壁以泥金勾勒着栩栩如生的天女画,水晶珠链也在晃动的烛火照耀中映出七色彩光。

 看得出这是间需要费神去妆点打理的屋子。她四处好奇打量的目光令他不悦,他的女人心思竟然没有放在他身上,他一笑,坐在沿,魔手已经伸向了她毫无遮掩的丰!“啊!”他火热的大手教她猛然醒觉自己根本什么衣服都没穿,一丝不挂她慌忙游目四顾,却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弃主私逃了。“别找了,反正穿了也是白穿。”菲烈斯美的笑脸越来越靠近她,让她的心跳瞬间加快,大脑一片空白。

 “啊!”后知后觉的芙迪雅被他的笑容得糊里糊涂,半晌才发觉他不知何时他的衣服也多半不见了,只剩下亵衣,而他正扑到她身上来。

 “你想干什么?”骇异的芙迪雅张着嘴,问得呆头呆脑。那可爱的样子让菲烈斯差点放声大笑,却在眼睛扫到那修长洁白的美腿时倒一口气,回想起刚才那‮腿双‬紧紧夹住自己的快

 无法忍受地,他趁她不备,将手放进赤的雪白‮腿双‬之间的神秘地带,对着那曾经进出过好几次却更加令他着的花以指腹轻慢捻着,并不是强烈刺,可那像是无意识的搔拨却直直搔到她的心窝上,让她忍不住挣扎扭动起来。

 “怎么了?宝贝,你忍不住又想要了吗?我美丽的公主,我会让你足的。”纤长有力的手指随着猥的话语,迅速入那滑的已经准备好了任他玩人小中。

 听到她惊一声,他恶劣的一笑,手指不停的在柔里面挖扣掏弄着,甚至在她的小渐渐接受他的手指时,再度入一手指,二手指并拢大而凶悍的刺着它“啊…”不会吧,他们刚刚才做过呢…“菲烈斯…不要…我们刚刚…”“刚才做的不尽兴,被那该死的士兵打搅了。”说话时他已经将她在身下,急切地拉下头。

 掏出那早已被困多时而蓄势待发的昂长野兽,在雪白稚的腿沟渠中磨擦,引起她阵阵颤栗。双手则不断捏弄她前那红肿硬的不象话的头。

 “啊…快…我要。”已经熟悉了情的她的身子,在他的逗弄之下已经毫无抵抗力可言,一声抑制不住的轻口而出。

 那早已巨大坚硬的锋利剑便毫不留情的贯穿了紧密的娇美,被两边柔软壁紧箍着的快令菲烈斯也不哼出声来,更加强硬的顶入动着仿似深处,

 一阵令他难以自的快从男人抵着自己的刚处窜升至全身,酥麻无力的瘫在他的怀中,再也无力抗拒他在她身上的肆意掠夺,任菲烈斯壮坚硬如石的在自己那无比感的小小中驰骋。

 “啊…好舒服…再深点…”从细致巧的嘴中吐出人的哦,这更使得菲烈斯疯狂的用力不停,一壮的赤红色男中穿梭不已,而她也身不由己的随之摆动,两只纤美的手紧紧扣住男人手臂上坚硬的肌

 突然,他竟从她身子里离,骤然空虚的身子令她不满地看向他,却见他恶的微笑:“宝贝放心,只是换一个姿势。”说着他已经坐在上,把她的一丝不挂的雪躯抱起,小心地令微张的媚对准自己的亢奋不已的望缓缓地降下,重新填满了整个热的甬道。

 热辣的大掌紧紧握住芙迪雅纤细的小,不停的把她人的部撞向自己的下体!“呵…舒服吧…小宝贝…对…你那里好紧…就是这样…紧紧咬住我…实在是太了…”

 “不要…不要说这样羞人的话…”忽然…“你不能进去,伊尔莎小姐。”“啪。”重重的耳光声“你们这群狗,给我滚!陛下,陛下!”隐约听见叱呵娇呼声伴着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啊!”尖叫声让沉海的两人转头看向门口,一个美丽得带着强烈的野和活力的红发美女站在门口,满脸是泪。

 “滚!”菲烈斯冷着脸狠狠吐出一个字,那残忍狠戾的表情让芙迪雅从心底打了个哆嗦。芙迪雅感觉那名叫伊尔莎的红发美女临走狠狠剜了自己一眼,那噬人的目光让她宛如芒刺在背。

 但她体内的硕大却依然持续冲刺着,轻易地挑起她体内的火焰,芙迪雅很快忘记了那眼神,再次投入到那狂喜的漩涡中去。

 …彻夜的耗尽了芙迪雅的体力,等她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从菲烈斯的侍从口中得知菲烈斯因有急事已先赶到王都云城去处理了,他留下了三个士兵并放了她的所有侍卫,他的士兵将带领他们赶往云城他的府第与他会合。

 芙迪雅问过菲烈斯的侍从菲烈斯攻击她们队伍的原因和他的身份,但他们却吐吐,似乎不太愿意回答,她也就不再追问,反正她在乎的并不是他的身份,无论他是平民还是帝王,她都愿意就这样一辈子跟着他。

 站在风景怡人的离宫花园中,芙迪雅静静地望着脚下的人工湖,本来今天他们就要启程前往菲迪亚的住所,可是,她却下令迟走一天。不为什么,只是,她无法忘记昨天那个红发美女…伊尔莎临走时那可怕的眼神。

 菲烈斯,他绝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早在三年前王宫宴会中他就已经是卡罗利尔的重臣了,现在想必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吧,这样豪华的离宫也不是一般的重臣住得起的,而且,他应该会有很多美丽少女陪伴着他,就象昨天那个充满了野和活力的红发少女一样的美丽。

 昨天情后的对话依然历历在耳…“菲烈斯,刚才那个女孩子是谁?”“你不必知道。一个不重要的人而已。”他的脸色阴沉,没有回答的意思,接着,他又把她下,又开始了…

 在她十八年的生命中从未有如现在这般的患得患失,他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会紧紧揪住她的心,让她随着他的心情而喜,怒,哀,乐。

 她在湖边的草地上坐下,对着清,临波照影,一直以来见过她的人都会为她惊,据说连父王后宫的第一美人,自己的母后在美貌鼎盛时也远不及她,可是,平生第一次她对自己没有信心,菲烈斯那么出色,他真的爱她吗?似乎有很多美人都在仰慕着他呢。

 他对自己的热情会保持多久呢?…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芙迪雅浑然不觉身边有一股凛然的杀气,一个人狠狠地盯着自己。但奇异的是,那个人没有动手,只是站在那里,与她一同欣赏着她水中的倩影。  M.zzMmxS.com
上章 倾国公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