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国公主 下章
第十章
 碧水,蓝天,丽人,在他眼前织成一幅动人的画面。过了良久,芙迪雅的思绪渐渐恢复,漫不经心的目光在发现水中竟然有另一个人的影子时,吓得尖叫出声:“啊!”她刷地站了起来,转过身来面对着那那个影子一个清秀,高瘦的年轻男人,他穿着的是一件宽领,有蓝色厚重领口的白色宽松长袍,间用一条浅蓝色的绳子束紧,浑身上下透着出尘不凡的气质,但与他的气质格格不入的是他竟有一头火红的长发。

 这火红的发令那关于红发美女的不愉快的回忆再次浮现,她浑身上下立刻处于戒备状态,冷冷地直视着他。

 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看他的打扮,好象是一个祭师。芙迪雅虽然是第一次来卡罗利尔王国,但她除了喜好音乐,竖琴外,酷爱看书,各国风土民情,历史掌故,都一一在她心中,这种打扮,不错是卡罗利尔的祭师所有。

 “你是谁?”感觉到他盯着自己的目光太专注,太奇特,时间也太长了,芙迪雅忍不住开口问。仿佛是从一个长长的梦中醒来,他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闲闲地开口回答:“有几句话要劝说你的人。”

 芙迪雅好奇地瞪大媚媚的水眸看向他清澈的蓝眼,等他说出下文。但他竟然又不出声了,只是看着她,对,什么也不做,就只是看着她,看得她又浑身开始不自在,只得再次开口:“你想跟我说什么?”

 “请姑娘马上离开陛下,不然将会招来极大的灾祸。”他似乎终于彻底清醒,眼睛游移着不敢正视她那看似无却勾魂摄魄的碧眸。“陛下,什么陛下?”芙迪雅反问,他好象弄错人了吧,她可不认识多少国王陛下,除了自己的父王。

 “姑娘昨天不是还和陛下在一起吗?”芙迪雅的问话似乎也引起了他极大的好奇,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惊诧。“昨天?你认识菲烈斯吗?他只是卡罗利尔的战将军而已呀,你会不会弄错人了。”

 芙迪雅这才明白他大概指的是菲烈斯,菲烈斯怎么会是国王陛下呢,这人脑子不是有问题吧,先是无声无息象幽灵一样地来到她身边,然后又莫名其妙地老是盯着她看,后来又说一堆废话。她不动声地退开几步。

 “你竟然叫他菲烈斯?”那人的神情极度惊骇:“谁允许你这么叫他的?”“他自己呀,他说他的名字是菲烈斯。”说起菲烈斯,芙迪雅心中的甜蜜就掩饰不住地跃然于脸上。

 “啊…”他的脸色由极度的震惊,渐渐变成苦涩,最后回复原先的冷静漠然:“姑娘,我劝你还是及早离开他,不然会有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这人是个疯子,老是说一些不知所谓的话,竟然劝她离开菲烈斯,芙迪雅决定不要再与她纠下去,她悄悄挪动脚步:“这位阁下,您请回吧,我要去休息了。”

 “芙迪雅公主殿下,您真的一点都不担心您的母后与父王,哥哥的安危吗?”他突然出口的话如同晴天霹雳,炸醒了那颗时时围绕着菲烈斯转动的心。

 她怎么可以忘记她来卡罗利尔王国的使命是为了拯救国家,拯救南斐亚尔王朝于水火之中?如果她失败,那么她的父王,母后,哥哥等等最亲的人都将落入敌人之手。

 这两天沉浸在菲烈斯带给她的震撼与甜蜜中,根本忘记了自己到卡罗利尔是来嫁给另一个男人的!

 芙迪雅水绝美的脸蛋霎时苍白得连嘴都毫无血,苗条的身子颤抖着,摇摇坠,脆弱得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拥入怀里好好呵护。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随后道:“只要你肯离开他,我可以帮助你。让你不必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如果不能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那么嫁给谁又有什么区别呢?芙迪雅冷冷一笑:“不必了,多谢你的好意。阁下请回吧。”

 “恐怕你不答应也不行了。”那人大笑着说,嘴念念有词,紧接着一道白光包围了她,她失去了所有意识。…徐徐的清风温柔地吹拂着她的发梢,她的衣角,她在悦耳的鸟鸣声中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首先看见的是白云朵朵的广阔蓝天和远处摇曳的山花,树木,然后看见的是一双痴的,蓝天般的眼睛,贪婪地凝视着她。

 看到她睁开眼,蓝眼的主人出欣喜的笑容。但他的喜悦丝毫没有传染给芙迪雅,她猛地从她躺着的那片绿茵茵的草地上爬起来,除了菲烈斯,她不能忍受一个男人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她。

 站得离他足有五步远,芙迪雅绝美的脸上泛起寒意,看向他的视线也仿佛结了冰:“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弄到这里来?”

 蓝眼的主人…年轻祭师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模样,脸上泛起微微的苦笑,又仿佛是自嘲的笑容:“芙迪雅,你不必那么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

 芙迪雅冷笑起来,冷冽的面容散发出公主高傲的气势:“不会伤害我?那你把我弄到这里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真的不想伤害我,就赶紧把我送回去。”

 即使在生气,在冷笑,她依然是那样的动人心弦,他的眼睛无法从她脸上移开,捕捉着她脸上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在听到她的话时,他叹气回答:“不能。”

 看着芙迪雅脸上的愤怒,他接着重复:“我绝不能把你送回到菲烈斯身边。”一阵怒火涌上心头,她不是个脾气火爆的人,但一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菲烈斯,她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但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她控制住自己的紧张和愤怒,试图跟他把事情弄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在菲烈斯身边与你何干?”视线依然停留在她身上,他回答:“有很多关系,因为你在他身边,不但会伤害你自己,也会伤害其他许多人。”

 “为什么?”这个祭师年纪轻轻,却罗嗦得象老头子,不把话一下子说清,芙迪雅皱起黛眉,心中很不耐烦,与菲烈斯分离没多久,她已经开始想念他了,真想飞奔到他的身边,看到他那令自己心醉神的笑容。

 “为什么不能送我回去?如果我在他身边会让自己受到伤害,我不在乎,只要…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她说不下去这些不符公主身份和少女矜持的话,脸上泛起薄薄的红云。

 她玉颜上的红云令她高贵的气质平添柔媚,无可形容的人,他一阵晕眩,心跳迅速加快,但她的话却让他一阵苦涩,忍不住直言相告:“芙迪雅公主,其实世界上会有很多愿意一生一世爱你,保护你的男人。

 我知道菲烈斯确实很人,很少有女人能不被他惑,但是跟了他的女人,不会有幸福可言,也许目前他对你温柔体贴,但等到他厌倦了你,他将是绝对的无情,冷血,会让你痛苦得生不如死。”

 他竟然敢在她面前说菲烈斯的坏话!芙迪雅瞬间有一种打人的冲动,但她的教养不允许她这么做。嘴角弯出一弧美丽而没有任何温度的冷笑,她决定不再理睬这个莫名其妙的人,转身就走。

 既然不能指望他把她送回去,她只好自求多福了。但一眨眼的工夫,他又站在她面前,她换个方向再走,他仍然站在她面前,如是三四次,芙迪雅气得突然站定不动!

 芙迪雅突然不动了,他追赶的身子差点撞上她,连忙死命地稳住,有趣的是,他白净清秀的脸竟然红了!好好玩,原来一个大男人也会脸红,这个怪异的祭师其实应该不是个坏人…

 据芙迪雅所知,兰帝斯大陆上分布着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国家,几乎每个国家都有神庙,有祭师,祭师的职责有祈福,洗礼,祭典,预测天象等等,不论国家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唯有神庙的永久中立是不会改变的。

 一旦入神庙修行得道,成为一名真正的,合格的祭师后,按例就再也不能离开庙宇一步。神庙中地位最高的是祭师长,这种人往往不但能够准确预测天象和国家兴亡,更拥有强大的法力,能够伤敌于无形。这是一种可怕的力量,但所幸大陆上的每个国家基本都遵守着神庙内所有人不得参与俗务的戒条。

 当然,历史上也有极少数、原本地位崇高的祭师长们,在受到权力或俗世的惑,放弃他们与世隔绝的修道之路而参与凡尘的斗争,一旦出现这样的祭师就会被逐出神庙外,视为叛神者,并被神庙的其他祭师追杀,死了之后也得接受永恒的地狱烈焰的折磨不得翻身。

 那么,这个祭师到底为了什么要冒违反祭师例法的绝大风险把她带出来呢?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刚才气头上她根本没问清楚,他也语焉不详。

 看着芙迪雅沉思不语,他也不做声,只是默默地看着她。芙迪雅突然直视着他,朝他友善地嫣然一笑:“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即使百花盛放,也不及那嫣然一笑的美丽,目眩神移之下他立刻回答:“亚瑟。蒙西斯。”

 “亚瑟。蒙西斯?”芙迪雅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冒风险把我从菲烈斯身边带走?是谁要你这么做的?”

 亚瑟脸色一变,微笑道:“目前我不能告诉你我把你带到这里的具体原因。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你留在菲烈斯身边。”他的话让她脸色骤变,又气又急:“那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我想…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对付雷斯。卡迪拉的军队。”虽然很清楚祭师拥有的强大法力,但芙迪雅不能相信他会无条件地帮助她:“你为什么要帮我?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严重违反祭师律法的,将会遭到其他祭师的联合追杀,如果仅仅是为了补偿我离开菲烈斯,对你而言那是严重的得不偿失。”

 她纵然天真不谙世事,也知道没那么便宜的事情。微微一笑,亚瑟的眼睛温柔地凝视着她:“当然,我希望在我为你们国家作战的时候,你会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望着他含笑的柔情脸庞,芙迪雅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其实早在她醒来后看见他那痴的目光时就该明白了,只是她不愿费心去猜而已。淡然一笑,芙迪雅说道:“你明明知道我跟菲烈斯的关系,也知道我喜欢的是他,你不在乎吗?你觉得值得吗?”

 他的心狠狠一揪,妒火和痛苦在他清秀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变成温柔:“我知道,可是,谁叫我看见了你呢!”  m.zZmmXs.Com
上章 倾国公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