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国公主 下章
第十二章
 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倒,她没有出于一时的善心而救下这个恶魔。芙迪雅无意识地捏紧了拳头,倨傲地仰起头,与那恶魔噬人的目光对峙。

 在芙迪雅进入议政殿的瞬间,所有人…在场参与议事的大臣们,都忘记了呼吸,看得眼珠子差点突出眼眶。连雷斯也不例外。尽管她的样子早已不知何时深深镌进他的心中,根本连回忆都不必。

 可是当她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时,他的震动却依然不下于其他人。依然是那样的丽质天生,那样的纯净却媚,只是往日的高贵凛然中掺进了微微的脆弱和忧郁,使她平添了许多柔媚,他无法移开视线,无法呼吸,她,美得超过了他三年来所有的想象。

 三年来每天晚上他都会无法克制地回忆起自己在她体内冲刺时她辗转呻的模样,被她紧密的幽牢牢包裹住的绝顶快,醒来时发现自己子上的白色体。

 这种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他每天晚上必召女人陪寝,反正只要他愿意,打仗俘虏来的女人,下属送上的,上他自愿献身的,等等等等,不计其数,有风情万种的贵妇人,羞涩或大方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妖娆妩媚的院花魁,其中不乏技高超的绝美女。

 但当她真的出现在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他时,所有女人都仿佛一缕轻烟般不留一丝痕迹。“…公主殿下,我们又见面了。”很久很久,终于清醒过来的雷斯挂着冷笑,慢慢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干涩沙哑,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

 芙迪雅漠然地望着他不回答,花瓣似的嘴角挑起一抹轻蔑的冷笑。还是那样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傲,还是那样高高在上的冷漠眼神,即使他们现在的地位已经完全颠倒。

 在她的目光下,感觉自己似乎又变回了昔日卑的奴隶,雷斯痴的目光变得残佞冷酷,夹杂着怒意的火焰:“看来你还真的以为自己仍然是公主殿下,需不需要我好好地提醒你一下?”说着他已经从宝座上走下来。

 芙迪雅浑身戒备地紧绷,她咬紧下,努力控制住害怕,不让自己的脆弱在这个恶魔面前,只有身体了她的秘密,在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着。

 他已经走到她面前,芙迪雅依然昂着头,直视着他,等待着他的拳打脚踢或其他难以想象的酷刑。

 他站得很近,高大的身子带着令人窒息的迫感。他轻柔地抬起她巧的下巴,突然把自己的对着她的,狠狠吻上了她。

 做梦也没有想到雷斯居然会吻她,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芙迪雅惊讶,羞涩,愤恨,恼怒,屈辱…种种感觉在体内织,她疯了一般用尽全力在他怀中挣扎,但他只需一只手,就定住了她扭动的身体。

 好甜的滋味!雷斯目光离,原先只想羞辱她,让她不能再摆公主的架子,没想到…三年来他只记得她的身体是如何美妙,却忘记了她的也一样的甜美。

 原先鲁的,惩罚的吻渐渐变得细腻。一手环住芙迪雅纤瘦的细,一手托起她白皙的下颚覆上薄,用力吻着她红润的菱,上下两片瓣均反复含很快就红肿起来。

 那绵软的触感让他罢不能,灵活的舌带着足以焚烧一切的热度狂猛地闯入对方温润的口腔,牙齿卷住小巧的舌甘美的津汁。

 几乎要完肺部的空气的前一秒他才退开,挑逗的伸舌她方才来不及咽而溢出嘴角的汁,然后顺着细致的脖颈一路吻而下。芙迪雅绝望地挣扎着,却事与愿违,柔美的身体与坚韧的健美体魄磨擦起一片惊天骇

 她已被挑起亢的情,他的嘴咬住她白润的颈项,在上面留下明显的吻痕,大手已不停息的扯下她湖绿色的丝袍,凌乱的丝袍岌岌可危的披挂在她半的纤体上,出半爿水光洁的香肩,拨得他的心弦震颤、罢不能。

 重重息着,他的大掌挟带着无限热度已经情不自地伸进衣内覆上她高昂的部,长着厚茧的指头轻轻抚触着丝绸般光滑触感的肌肤,芙迪雅羞得浑身一颤,他却乘机大肆抚摸弄,同时小指指腹在感的尖端处摩挲着。

 “啊!”她惊着,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羞辱,泣着向周围的人开口呼救:“不要…救救我…”

 眼看进行得好好的议政快要变成活生香的宫戏,周围的大臣都不脸红心跳,雷斯的左右手,圣龙大将军奈利终于硬着头皮,在其他大臣频频的哀求眼色下颤抖着声音开口:“陛下…”

 这微弱的呼唤总算唤醒了雷斯的理智,他不情愿地放开芙迪雅,芙迪雅慌忙拉拢衣服远远退开。雷斯斜眼冷睇着奈利,只听奈利战战兢兢地禀告:“陛下,属下等有事请告退。”

 这家伙还算识趣,雷斯点点头,目光又移到了芙迪雅身上,不由倒一口气,她满脸红晕,红肿的小嘴是他的杰作,破碎的衣衫虽然拼命拉拢却依然遮盖不住她光滑的香肩,那种人的风情使他的目光立刻又变得炽热起来。

 无视于芙迪雅哀求的目光,众大臣慌忙退出,胆大的奈利偷偷瞄了一眼雷斯的下身,尽管穿着铠甲,还是可以明显看见雷斯下突起的部分,那里已撑起了一个小山丘。

 这个可怜的公主今晚别想睡觉了,因为谁都知道雷斯的勇猛是无敌的,不论在战场上还是上,而且她似乎对雷斯的影响不同一般,雷斯以往虽然夜夜有美女陪伴,但在办正事时从不会为任何女人分心,曾经有一个雷斯宠幸的女人在雷斯和他们讨论作战计划时擅自跑来撒娇卖痴,被雷斯一巴掌打到墙上,当场毙命。

 本来一巴掌根本打不死人,但因为雷斯力大无穷,一拳能打死一只白虎,连对付龙也不在话下,军中所有的龙都是雷斯驯服的,再加上这一巴掌没留情,才当即要了那个美人的命。

 事后雷斯一点伤心后悔都没有,马上又有了一个更美更妖娆的新侍妾。但从此以后绝没有人敢在他处理正事时打搅他了。…

 “别过来…”见大臣们纷纷离开,芙迪雅面色更加惨白,一步步后退,虽然对可能遭受的污辱早有准备,还是没料到雷斯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议政殿非礼她。

 “别过来?哈哈!高贵的公主殿下是在命令我呢还是求我?如果是后者,我会考虑的。”放声大笑的男人越靠越近,而芙迪雅已退无可退,背后就是墙壁。眼看那张英俊却恶心的脸渐渐凑近她,芙迪雅突然伸手去抓旁边的椅子,就算不是他的对手,不奢望能杀了他,砸得他受伤也是一个成功。但她的动作快,雷斯更快…

 “啊…”好痛,她的手腕骨似乎碎了,他的大手毫不怜惜地紧紧箍住她纤细洁白的手腕,用力大得几乎捏碎了她。芙迪雅强忍的眼泪在眼眶中滚来滚去,下已咬得出血。

 “看来我得好好调教调教你,你才会明白现在的王宫谁才是主人。”森冷的声音落地,嘴角凝着一丝嗜血的笑容,雷斯突然放开了抓住她手腕的手,改为将她按在墙上,感的嘴已迫不及待地上了她娇瓣,无的双手伸入衣襟在她身上情地游移…

 芙迪雅似乎被他的威胁吓住了,出乎意料地没有挣扎反抗,而是乖乖地站着,让他顺利地享受那抚摸她完美身体的感觉…纤手悄悄伸向怀中,寒光一闪,精致的匕首狠狠从雷斯的背后刺向心脏。

 背部的肌坚硬如石,她竟然刺不进去…“啊…”她被盛怒的一巴掌打得飞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嘴角出了鲜血。

 他走近她,抓住她的长发她仰起头正视他凶狠的脸:“看来你还真是不杀我不甘心啊,两年前派侍卫打了我三天三夜嫌不够,还想杀了我,刚才又想用椅子砸我,现在干脆用刀子了,啧啧,这么凶狠的女人,怎么那些瞎了眼的国民会说你温柔善良呢?”

 雷斯眼神中的狠戾足以让每个人不寒而栗,但并不包括她。绝美凄的脸上浮起轻蔑地冷笑,芙迪雅说道:“雷斯。卡迪拉,你似乎忘记了你现在还有命在这里欺负我是靠了谁。”

 “不错,是你救了我,但是在两年前你想杀了我的时候,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你为什么没死?”这个疑问一直绕着她,从听说雷斯率军反叛一直到现在。

 “这么希望我死?”雷斯狭长优美的眼中再度发出狂暴的怒火,:“你那些侍卫根本是一堆垃圾,他们以为我被打了三天三夜肯定已经不行了,只有两个人押我出去处决,马上被我解决掉了,就算我被打三天三夜,也比他们十个侍卫加起来还强。哼,想杀我,做梦!”

 “那你怎么会被卡尔捉住?”发现多说话可能会让雷斯忘记对付她,芙迪雅尽量多说话,以免他又起心来凌辱她。

 “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伊丽。路阿斯送到前线做军吗?”他突然放开她的头发,把她拎起来靠在他刚刚坐过的精美宽大的雕花桌案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见芙迪雅不解他突然提起这个,冷笑着自己往下说:“我的父亲是卡尔家的农奴,我从小就在卡尔家做奴隶,小时候卡尔的儿子斯和女儿伊丽常常欺负我,捉弄我,虽然实际上一拳就能把斯打死,我却不能反抗。

 但从13岁开始不但很多女仆和卡尔的妾勾引我,后来连伊丽也频频向我示意,我对这个故做清纯的女人半点兴趣也没有,对她的意思从来都没理会过,一直到我20岁的有一天晚上她竟然光了衣服躺在我的上,她既然都送上门了,我当然不会不吃。

 那女人表面上清纯贞洁得男人碰到她的衣角都要大呼小叫,实际上却得不得了,每天一有机会就来找我要我上她,终于搞出事来。

 那天我和她正在上的时候卡尔的一个妾也来找我,结果两个女人争了起来,惊动了卡尔,伊丽为了自保,硬说是我强迫她的,哈哈,卡尔为了掩盖家门丑事,想把我杀了。

 但他的那些草包家奴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卡尔只好抓了我的父亲我就范,他觉得就这样杀了我不解气,就把我跟龙关在一起,没想到我强到连龙都能驯服,就把我送进王宫去打蓝龙和黑龙,顺便讨好一下你父亲,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m.zZmmXs.COM
上章 倾国公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