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国公主 下章
第十九章
 讲了半天没收到一丁点回应的芙迪雅忍不住诧异地瞟雷斯一眼,却看见他死死粘在自己脸上的眼睛,离的神态说明他根本没认真听,她不有微微的懊恼:“我讲了那么久,你到底听见了多少?”

 她似笑非笑的微嗔表情可爱得让人想一口下肚子,雷斯象被施了魔法般魂不守舍地走过去,从她背后轻轻搂住她的,以自己的脸磨蹭着她头顶清芬的黑发,呢喃的声音颤抖得近似呻:“芙迪雅,你好美,好可爱…”

 他低沉魅惑的声音消失在她的边,他扳过她的脸,一只手托起她的头,润的轻如蝴蝶般地覆盖住她,分享她口中令人醉的清香,舌尖细细地描绘她的形。

 舌头灵活地钻进去逗弄着她的丁香小舌,取着其中的柔软。芳郁的香息全然地笼罩住他,他闭上眼睛享受着那颤抖的甜蜜。

 吻她的感觉太美好太美好,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心跳快得连自己都害怕,可是他无力停止,不愿停止,任由那甜蜜得令人软弱的震撼迅速从心底蔓延开来,占据了他的身心,他的所有。

 芙迪雅尴尬得全身僵硬,已经习惯了他满含望的吻和狂野的占有,她无法接受这种宛如爱人之间的亲密举动。

 可他近来总是这样,莫名其妙地呆呆看她,无论她在做什么,然后趁她不知不觉间就这么腻了上来,而且还是用这种让人心跳加速的长时间的吻…

 很久很久,他放开她的,却仍然抱着她,然后突然开口:“明天穿上你那整套的公主礼服,跟我一起参加武斗祭。”芙迪雅惊讶地望着她,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和他一起去?是什么意思?

 一年一度的武斗祭是这片动的,崇尚武力的大陆上选拔武功高强的优秀人才的必备手段,每个国家都有,选拔出来的优胜者将有机会加入皇家骑士团或侍卫队,也可能被授予官衔派往前线,是每年国内的重大节日,重要仅次于丰收祭。

 所有大臣和国王的妾妃都要前去观看,都城内更是万人空巷。但雷斯要和她一起去,是指让她坐在他身边吗?不要说一个象她这样的囚犯,即使妃子也没这个资格呀?!

 只有王后才可以…“两年前的那个宴会上,我看到你穿着公主礼服,美得象个梦,高贵得象个女王,当时我真的很痛苦…”雷斯的声音也仿佛在做梦“明天跟我一起去,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女人。”

 没有得到回应,雷斯惊讶地把她完全转过来面对自己,却只看到她低垂的头顶。“怎么了?”

 “陛下,芙迪雅身份特殊,如果陛下带我去,恐怕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芙迪雅恭谨回答,盼望他改变主意,因为那天她有其他事情要做…“只要你乖乖的,根本不用考虑其他人的想法。”

 刚才的温柔消失无踪,雷斯霸道的本再度暴无遗。芙迪雅轻叹着垂下头,不再反对,任由他把她抱到上,轻解罗裳,共赴极乐。

 …武斗祭,在斗龙场改建的圆形竞技场中举行。海啸般的欢呼声中,武斗祭上的摩纳人民来了他们的王:雷斯。卡迪拉。雷斯挽着芙迪雅缓缓步上王室专用的观赏台,他身着滚金边的蓝色高领直统服,绣有金色飞龙的蓝色披风,长长的金发与灿烂的王冠相辉映,俊美绝伦的脸上有着君临天下的尊贵和傲然,让人无法视的耀眼人,他象个天生的王者,那强烈的光芒没有任何人能够忽视。

 登上高台,他朝下面的民众浅浅一笑,四周亮丽的阳光也刹时失去了所有颜色。这样的雷斯连旁边的芙迪雅也看得移不开眼睛,她隐约听到了下面女人们痴狂的尖叫声。雷斯双手平举往下轻,人群立刻安静下来,千万双眼睛盯着他们的王。

 “今天,是我,飞龙国新王雷斯。卡迪拉登基后的第一个盛大节日。我和我的将领们经过浴血奋战,消灭了充满迫和不平等的南斐亚尔王朝,建立了新的秩序,新的帝国,我将率领我的勇士们和我的臣民们,把飞龙国建设成为兰帝斯大陆最伟大,最强盛的国家。”

 雷斯顿了顿,执起手中一把造型精美的未出鞘的宝剑:“今天要做的,就是选拔优秀的年轻人为国效力,比赛规则大家都清楚,而最强的优胜者,将得到攻击力极其强大的宝剑:金龙剑一把,赏金一万飞龙币,并将有幸加入皇家骑士团,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

 “现在,我宣布:武斗祭正式开始!”台下响起震耳聋的欢呼:“天佑吾王,吾王万岁!”

 欢呼声响彻云霄,久久不散。有些惊讶于他的过分受爱戴,芙迪雅仔细地再看看他,注意到芙迪雅看他的目光,雷斯拉过她一起坐下来,从桌子下面握住她的手,笑着在她耳边低声道:“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地方,从那天开始我每天晚上都幻想着自己把你上为所为…”

 第一句话很正常,第二句话却…无!无得让芙迪雅立刻火红着脸把他的手用力一摔,却反而被他抓得更紧。下的禽兽!刚刚还一脸庄严地宣布事情,一转眼就这副鬼嘴脸,他怎么没想起这是她救了他命的地方?

 但她立刻感觉到四周妒恨,好奇,惊讶…甚至还有鄙夷的目光。是啊,她是活该被人看不起,一个前朝的公主,被身边这个人剥夺了高贵的身份,杀害了疼爱自己的父亲,她的母亲和哥哥也都还被他关在牢里,她却和他象一对恩爱夫一般站在这里接受民众的膜拜,很不知羞不是吗?接着又听见雷斯在她耳边的悠悠叹息:“芙迪雅,你好美!”说着,他搂过她柔软的纤,让她靠在他怀里,就着这个姿势兴味盎然地观看起了下面的龙争虎斗。僵硬地在他怀中呆了好一会儿,芙迪雅低声道:“陛下,我身子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雷斯惊讶地低头,果然看见她脸色苍白,他把她抱得更紧,柔声道:“我送你过去,顺便去把里尔叫过来。”里尔是王宫内医术最好的宫廷医疗师。

 “不用了。”芙迪雅慌忙摇头“陛下是一国之主,在这里评判是必要的,千万不可因为我影响了陛下的民心。我只是有一点点不舒服,没有大问题。”要是让他跟去,她的计划又要泡汤,这段时间他粘她粘得实在太紧了。

 她说得合情合理,体贴入微,雷斯只得勉强放开手,目送着她慢慢走出竞技场。一离开竞技场,芙迪雅立即向宫内飞奔,目标是之宫…哥哥亚里以前住过的地方。

 王宫内绝大多数时候守卫森严,远胜于国灭之前,她也曾多次试图逃跑,结果却总是失败,然后招来雷斯的惩罚。

 死了这条心并与亚里碰面之后,她曾经想过晚上等雷斯睡之后来这里,临了却发现雷斯睡觉时手臂也总是把她圈得牢牢的,她根本动弹不得!

 这让她很焦急,她真的已经很厌烦这种戴着面具的日子。而且从目前来看,惑雷斯的计划成功得比想象中快得多了,要雷斯放了母亲和哥哥已经是指可待的事情,她得加紧下一步行动。

 白天王宫内人来人往,晚上又不开身,只有现在---武斗祭时几乎宫里所有人都去观看赛事,她才有机会。

 一路上守卫果然松懈了很多,芙迪雅一边不时回头看有无跟踪,一边脚下加紧直奔进之宫,奔向那面绘着栩栩如生的镀金天女像的墙壁。手指在天女壁画像的最下面一块衣襟上轻扣三下“咔咔”

 两声,那块衣襟突然往墙壁里面陷入,出一只纯金的小盒子。芙迪雅欣喜地伸手去拿,一只大手却抢先一步,夺过了那只盒子。

 芙迪雅骇得心都跳出喉咙口,转身就对上了雷斯阴沉的眼睛,芙迪雅天旋地转,‮腿双‬一软,跪倒在地上,颤声道:“陛…陛下?”雷斯将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一个小小瓷瓶递给身后的里尔:“辨别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里尔从瓶中倒出一些粉末在手掌上看看颜色,又捏了几下,再望望跪在地上哆嗦得如同秋风落叶的芙迪雅和暴风雨来临般即将发飙的雷斯一眼,面有难

 实在是怕陛下的怒火,他会不会一气之下将这个可怜的小公主一巴掌打死呢?但要是真的这样他以后也一定会后悔的。但雷斯森森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犹豫:“到底是什么,快说,说实话,不然,我连你也一起治罪!”

 里尔咽了口口水,不敢去看雷斯骇人的脸色,颤声道:“是…是洛可可,一种‮物药‬,是目前最厉害的毒…”

 雷斯周身散发的恐怖气息让人心惊跳,但他不得不说下去“…这种药只需小指甲挑一点点…就能毒死一条龙…”

 他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见雷斯脸色已经铁青得宛如厉鬼,额头上青筋不停跳动,死死捏紧了拳头,拳头中的小小纯金盒子在他手中竟被捏成了一团金块。

 他缓缓向芙迪雅走过去,五指掐起她秀致绝伦的脸,冷笑道:“看不出原来南斐亚尔的公主竟是这么个货,不喜欢人家好好对你,要又打又骂才肯乖点。说,是不是亚里。南斐亚尔指使你这么干的?想先引我放了他们,再杀了我?”

 她自始至终都在处心积虑想杀了他,而他却象一条饿极了的鱼,只要她施舍一点点虚伪的温柔就迫不及待地上了钩围着她团团转!

 刚才居然还以为她真的生病了,不放心她就跟在她后面,还特意把里尔叫过来想为她看病!多么可笑!他象个被她玩于股掌的小丑!屈辱,悲哀,愤恨…死死攫住了他的心,他高大的身躯微微颤抖,手上用力不由加重。

 被他五指掐住的地方骨头都象是要碎掉,芙迪雅强忍痛楚道:“不是,跟我哥哥没关系。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脸上的力道又加重了,芙迪雅几乎以为听见自己骨头碎裂的声响,却只听见雷斯恶毒的声音:“就凭你那单纯直率的脑袋,想得出这么阴险的法子?你除了用椅子砸,用匕首砍之外还会什么?你只有一个用处,就是被男人上!”  m.ZzmMxs.cOM
上章 倾国公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