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国公主 下章
第二十一章
 芙迪雅花般的笑容中带着深深的嘲讽。她的小脸脆弱苍白得不带一丝血,却依然美得不可思议,嘴角挂着他常见的讥讽,雷斯的手扬起又放下,眼底带着深深的痛苦,突然转头就走。

 芙迪雅从上爬起来,才发现这里是雷斯的夜之宫。而且,外面夕阳斜照,竟然是傍晚!这么说,她又昏了一整天,现在她的体质越来越差了,三年前被雷斯第一次强暴时痛得以为会死去,第二天至少还勉强起了,现在才不过这么一次,她就昏那么久!

 她被雷斯强暴过几次?连自己都不记得了,只觉得身子好脏,好脏!真想彻彻底底洗个澡。这么想着,她的脚步已经不由自主地挪动,走向她心爱的碧湖。碧湖水平如镜,波光漾,依然风景如画,芙迪雅缓缓掉全身衣服,跳了进去。

 反正侍卫不可能到这里来,其他都是侍女,会看见的男人只有雷斯一个,根本用不着顾忌。全身被水柔柔地包裹着,芙迪雅舒服得想永远这么浸在水中,要自杀的话,也许这会是个最好的方法…

 可是心底总有未灭的一点希望,希望报仇,希望救出母亲,希望见到菲烈斯…菲烈斯,她有多久没见到他了?真想再看看他俊美的脸,看看他那双深邃漂亮的黑眸,看看他无论做什么都优雅都人的模样,还有,他眼中偶尔的温柔。

 泪眼模糊中,她好象真的看见一双亮如子夜星辰的黑眸温柔地凝视着她,然后一双有力的大手抱起她,在她耳边低语:“芙迪雅…宝贝…你怎么了…”

 芙迪雅紧紧攀住他,抱住他的脖子,仿佛怕他一下子飞走似的,喃喃地,梦呓般吐出内心深深隐藏的期盼:“菲烈斯…我好想你…我每天晚上都在祈祷上天再见你一面…我知道我是在做梦…但是在梦里见到你我已经很开心了…菲烈斯…救救我…”

 她苍白的小脸上缓缓出一朵绝美的微笑,如同带梨花。菲烈斯心惊地注视着面前苍白脆弱得仿佛随时会消失的小人儿,攒紧了眉。…“菲烈斯,卡罗利尔情形如何,没麻烦吧?”

 专门接待国外贵宾的黎明宫内,雷斯坐在主位上,奈利等四大重臣在下面相陪,笑问着对面黑发黑眸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长着一张漂亮得让女人都嫉妒的俊秀容颜,修长英伟的体魄却使他不带丝毫脂粉气息,他随随便便坐在那里,就是说不尽的优雅潇洒,听见雷斯的话,他扬眉傲然一笑:“如果连你的飞龙国都没问题,我那里还能有什么问题?”

 雷斯失笑:“没错,有什么能难得倒战场和情场都无敌的”黑暗贵公子“呢?算我多此一问好了。那么,你亲自跑到飞龙国来,有何贵干呢?”

 菲烈斯优雅地举杯啜一口酒,微笑道:“我想念你得紧,特意跑来看你,不行么?”即使是极微小、极平凡的一个喝酒动作,由菲烈斯做来却无比动人,让见到的所有人都失魂痴望。

 雷斯心中赞叹,口里笑呸道:“菲烈斯,我知道你很有魅力,但你那套还是拿去对付女人吧,老实说,是不是为了开放边境贸易和龙骨的专卖权,还是要向我讨谢礼?”

 菲烈斯淡笑道:“就算是罢,你怎么说,答应不?”雷斯举起手中的酒杯敬他,深刻而夺目的五官现出戏谑之:“没问题,但这个值得你自己亲自跑一趟吗,说老实话,不会是为了什么小美人吧?”

 菲烈斯大笑:“雷斯,你知道我为什么佩服你,因为你猜事情总是那么准。没错,就是为了一个飞龙国的小美人,你的臣民。”雷斯捉狭地眨眨眼:“这个小美人真有那么人么,让纵横情场的菲烈斯也念念不忘?”

 菲烈斯微笑着,弯弯的眼睛魅而漂亮得让人疯狂,举杯啜了一口酒:“是啊,那个小妖还让我打破了从不强迫女人的惯例,有多人你总该能想象吧。”雷斯诧异地挑起剑眉:“怎么,你强暴她?”

 “算是吧,当时我们只是第二次见面,我就控制不住把她给吃了,不过好在她不是‮女处‬,事后我哄了她几句之后她也就乖乖地了,怎么样,把这个小美人找到了送给我如何?就当是你给我的谢礼好了,咱们以后两清了。”

 雷斯一笑:“这么有什么问题,我会帮你找到她送到你手上的。”如果一个女人就能还清菲烈斯帮忙的人情债,何乐而不为。菲烈斯笑得象一只千年老狐狸:“这么说,雷斯陛下是答应喽,可不准反悔哦。”

 不知为何,他的笑容让雷斯隐隐感觉不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均匀漂亮的古铜色脸庞骤然苍白,没有一丁点血。勉强扯了扯嘴角算是笑容,雷斯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望着雷斯突然惨变的脸色,菲烈斯弯起漂亮双眼,淡笑道:“她叫芙迪雅。南斐亚尔。”…“呛啷”一声,雷斯手中精美的水晶酒杯掉在地上,跌成碎片。

 怎么可能,芙迪雅竟然认识菲烈斯,还跟他上过?颤抖着手捏紧侍女为他换上的新杯,雷斯强笑道:“菲烈斯,你要知道,芙迪雅是前朝的公主,也就是我们新朝的重犯,你要其他任何女人我都可以答应你,哪怕我后宫的也没问题,但她不可以。”

 菲烈斯黝黑的瞳眸魅地盯住雷斯明显失措却强作镇静的脸:“雷斯,你好象不是那么胆小的人吧,女人除了暖之外也不可能掀得起什么风,真要是出了事情,我帮你镇好了。”

 雷斯强勾笑靥:“她是飞龙国的囚犯,就不劳菲烈斯陛下心了。”“哦?”菲烈斯玩味地托起感的下巴盯着他“原来飞龙国有奇特风俗,喜欢带囚犯去参观重大赛事如武斗祭之类,而且是坐在国王身边?”

 “你!”雷斯脸色遽变,这该死的菲烈斯居然什么都知道!“不行就不行,你可以随意挑选任何其他女人,就只有她不行!”

 斩钉截铁,毫无商量余地。菲烈斯盯着他摇摇头,再摇摇头,带着个让人浑身起皮疙瘩的诡异笑容,他以轻柔的语气念道:“兰帝斯历889年,飞龙国以守信诺著名的雷斯陛下为了一个前朝的女人,公然违背对卡罗利尔王菲烈斯的承诺,并不惜与之翻脸,自此飞龙国内人民,兰帝斯的其他国家都对飞龙国的卡迪拉王朝失去信心,雷斯陛下成为无信之尤…”

 “闭嘴!菲烈斯。”再也无法保持表面的和平,雷斯一脸狠戾地打断他刻意模仿史书的狗话,咆哮的声音直冲屋顶“你是故意下套让我来钻的是不是?”

 看着那怒火已经飙升到头顶的俊脸,菲烈斯一脸哀伤地,万分不舍地,宽宏大量地叹口气:“雷斯陛下,看在咱们好歹有些情的份上,我就放你一马,就让那个小美人自己来选愿意跟谁,那总够公平了吧?”

 明明是他想抢别人的东西,还摆出一副大方的派头!雷斯咬牙切齿,死死捏紧拳头力持镇定,冷笑道:“菲烈斯陛下真是高风亮节,可惜我无福消受。”

 再也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芙迪雅有多恨他,而且菲烈斯此人从不打无准备之仗,当然是确定芙迪雅肯定会选他才这么说!“哎呀,这也不行,那也不成,那你说怎么办呢?”

 菲烈斯人的笑容隐没,皱眉深思了一下,突然正道:“那咱们只好把芙迪雅切成两半,你一半,我一半,你先挑,你想要哪一段?怎么样,我够忍让了吧?”说着出友爱的亲切笑容。雷斯冷冷地睨他一眼,从齿里吐出两个字:“疯子。”那副装腔做势的嘴脸越看越恶心,真搞不懂怎么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他,还有个恶心的外号“黑暗贵公子”搞不好芙迪雅也是那些女人之一…“哎哟,好伤心那!”

 菲烈斯捂了捂口,俊美的脸上却无半分哀矜之,反倒笑得可恶:“雷斯陛下何必那么绝情呢,不会是为了个女人真的要跟我翻脸吧,还是想借机赖帐不还呢?”

 雷斯拳头捏得咯咯作响,死命控制住自己一拳打掉对面那人满脸贼笑的冲动,语中已不留丝毫情面:“菲烈斯,我不是女人,你用不着象只发情的公猪一样对我又是抛媚眼又是撒娇,我可吃不消!”

 群相耸动。不光是菲烈斯和他的随从们尴尬,连在下面作陪的奈利脸上也一阵红一阵白,这岂止是不象一国帝王对另一国君主说的话,这根本就象是泼妇骂街!

 雷斯陛下怎么会说出这么没格调的话?他一向泱泱大度,睿智沉稳,颇有帝王之风,怎么提到那个小公主的事情,就如此的方寸大,太失水准了!

 跟菲烈斯的镇静老到简直不能比,简直是在被他牵着鼻子走!看着在座众人一副快骇成白痴的德行,雷斯重哼一声,继续喝酒,也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但只要一想到芙迪雅完美无暇的身子已经被菲烈斯看过,抚摸过,自己疼爱过无数次的地方也被他进入过,连上那媚的模样都全被他看去了,雷斯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差点也要管不住自己的拳头。

 菲烈斯俊脸沉了下来,亮如星辰的黑眸中闪动着摄人的冷光:“那么请雷斯陛下自己说,打算怎么处置呢?”

 雷斯冷冷道:“你可以选择其他女人,多少个我都会答应,也可以选择其他合理的方式作为我的谢礼,比如奇珍异宝,我们国内任何宝物,只要你说得出,我都可以给你。”

 “嗯,好吧,反正我这个人很好说话。”菲烈斯笑眯眯地往椅背上一靠,注视着手中泛着人光彩的水晶杯,懒懒道“那就把贝卡城和索拉尔城给我吧。”雷斯将手中的美酒一饮而尽,俊逸的脸上泛起讥诮:“菲烈斯,你在说笑话么?”

 贝卡城和索拉尔都是飞龙极重要的城市,前者为军事重镇,地势险要,是飞龙国抵御外侮的天然屏障,后者则是飞龙国难得的金矿产地,飞龙国本就缺矿,因此索拉尔的金矿对飞龙国更形重要,国内一半以上的流通金币都产自索拉尔。

 菲烈斯打了个哈哈,皮笑不笑:“当然,我当然是在说笑,一个女人怎么抵得上这么重要的两座城池呢!我看还是让我把美人儿带回去的好。”这个阴险狡猾的菲烈斯,看见有油水可捞是决不会轻易放手的。

 雷斯五官深刻的俊美面容冷洌如冰,一声不吭。良久,他沉思的脸上突然泛起菲烈斯熟悉的狂傲笑容,让菲烈斯为之一惊。难道他已经有了把握?雷斯冷然一笑:“菲烈斯,就按照你刚才说的做。”

 哼,菲烈斯够狠够阴险,难道他雷斯就是省油的灯?“做什么?把小美人切成两半?”菲烈斯修长的眉一挑,潇洒不羁的笑容无比的醉人。这个白痴!雷斯挥挥手:“让芙迪雅自己选择,不过,在她选择之前,我要让她见一个人。”说着转向奈利“去把芙迪雅叫过来。”

 “慢!”菲烈斯突然开口“赌,就要赌得公平,你若是用她亲人的生命要挟她,我还有什么胜算?”菲烈斯果然思虑细密,雷斯冷瞥他一眼,淡然道:“放心,我可不象你那么卑鄙。”  m.ZzmMxS.cOM
上章 倾国公主 下章